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雨革」後期,搶攻龍和道當晚,有前線義士手持自製盾牌,面無懼色凝望為數眾多的黑警。他們其中一句話令我動容:「痛苦只係一時,勝利最後會屬於我地。」何以他們有大勇氣對抗已經瘋狂的國家機器?這並非出於自然情感之盲動,而是深切反省思慮的結果。他們認為傀儡政權打壓港人確實做錯了。

「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出自《孟子‧公孫丑上》。「自反」解作自我反省,「縮」有理直之意,經過多次反思而於心無愧,縱使面對千軍萬馬,也勇往直前,毫不畏懼。此句用來形容龍和道義士們的心境,可謂再適合不過。

孟子說:「我善養吾浩然之氣……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充塞於天地之間。其為氣也,配義與道;無是,餒也。」人之所以在心安理得後變得無畏無懼,乃因為正當的道理能變化氣質,所謂「善養吾浩然之氣」。「浩然之氣」有別於一般所謂霸氣,純粹由義理所生。欠缺義理,「浩然之氣」就會衰竭、消散。故此,人要終身不怯懦,必須時刻反省,與義理偕行。

文革期間,新儒學大師梁漱溟曾不怕批鬥,為孔子大聲疾呼,與「批林批孔」唱反調。無獨有偶,自由主義哲學家殷海光亦曾在台灣戒嚴時發表政論文章批判國民黨施政,遭國府連番打壓,寧死不屈。一個重視傳統,一個強調西化,彼此卻殊途同歸,同有知識分子的風骨,孟子千百年前留下一句話,對後世影響深遠,不是有目共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