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四月,所以分外喜歡「四」這個數字。約兩天前,發現《聚言時報》四歲了,除了有祝賀生日的歡喜,也浪漫認為與《聚言》有緣份。

上個月,意外發現《聚言》,投了稿,也開始閱讀這裡的文章。「我喜歡這裡!」左胸下的心這樣開心地對我說。而且,每一次讀到獨特美妙、擊中靶心的觀點論述,它就對我再說一次:「我喜歡這裡!」

這份喜歡與喚起一份美好的記憶有關。二十多年前,在大學裡,認識了許多熱愛思辨的學長學弟。他們談歷史、哲學、文化、政治、社會問題…無所不談,雖然我沒有如他們一般博學,但我有一副還滿會胡亂轉的腦子和一張愛講話的嘴,得以混著跟著他們一起聊天和詭辯。他們談問題的思維模式與方法就是我在《聚言》的一些文章裡常看到的。這樣的熟悉感,彷彿找到了已逝去的青春,彌足珍貴,而且讓我極欲卸下許多老態與僵直的情思,想要更自由、更有想像力、更精準銳利。

《聚言》還有個迷人之處,就是接納各種類型的文章故事。這樣有思想自由、有欣賞力與包容力的地方,給予寫作的人無限的創作空間,允許一種議題以不同的方式呈現,也歡迎任何大小題材,於是各種國際社會大小故事都能精采登場。這對於寫作者,不只是接納,還是種鼓勵。這讓我想起張雨生的一首歌〈和天一樣高〉。以下是歌詞:

裝滿自信發動引擎 向夢想直線飛行
追過時光超越自己 在希望之中衝擊

我有一顆比任何人 都還要狂熱的心
願意接受任何一種最不平凡的邀請

我要和天一樣高 尋找一種美麗的情操
我要和天一樣高 一樣高 我的未來才能看的到

帶著勇氣毫不遲疑 向夢想加速前進
撥開烏雲看見自己 竟然如此的嶄新

我要擁有比任何人 都更絢亮的生命
願意接受任何一種 最不平凡的邀請

我要和天一樣高 給你一個特別的擁抱
我要和天一樣高 一樣高
我知道我會作得更好

怎麼樣呢?是一首既可以獻給《聚言》團隊,亦是能夠傳達許多投稿作者心情的歌,不是嗎?

最後,除了將〈和天一樣高〉獻給無懼強權的《聚言》團隊,還要分享一個小故事,與大家共勉。

美洲十三個殖民地在追求獨立建國的過程中,美國建國之父們深知思想的力量,認為要解決社會的無知、貧窮、不公不義等問題,觀念的改變是唯一的正道,因為思想可以鼓勵人們改變和付諸行動。所以如潘恩(Thomas Paine)、亞當斯(John Adams)、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等人,都積極撰文著述,著書或投稿媒體,嚴厲批判無知偏見、不義怯懦的言論,並一再論述追求自由和自英國獨立出來的必須理由。

法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曾對潘恩說:「潘恩,你是創建美國最重要的人。」那是因為,影響美洲大陸社會至深的書,《常識》(Common Sense)和《美利堅的危機》(The American Crisis)都是潘恩的著作。美國第二任總統亞當斯(John Adams)甚至表示:「沒有《常識》這本書的作家之筆,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所舉起的劍可能會徒勞無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