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香港01》有篇幾得意嘅文章,講上個月搞到十大校長聯署反港獨,背後係北京發功。北京發功原因有兩個。一個係習近平七月係香港已經劃咗紅線,港獨係北京眼中唔可以提嘅底線。九月開學嘅一連串事件,衝擊嘅係北京政權「搞得掂件事」嘅威信。另一個係周豎峰同親中人仕鬧交嘅短片,已經係深圳河以北廣為流傳,北京唔將之打壓,就對唔住深圳河以北嘅人。威信受損,「或令『政治反叛』風氣軸射到內地城市,『這已不是單單一個香港的事,而是涉及整盤全國管治大棋局』。」

以威信立國,同現代社會格格不入。無論係當撈侵定奧巴馬,在位期間都最少有一半國民反對佢地,未一樣可以繼續管治。當日《信報》有《阿信的故事》同《肥彭劇場》,都將港督醜化成大鼻無能嘅傻鬼佬,但係當日香港卻係政通人和,處於黃金時代。官威同政通人和,似乎關係不大。

其實由「中國夢」開始,到之後「制度自信」等講法,北京國策係好簡單:中國而家有錢喇,所以全世界都應該尊重中國。「復興袓國」,就係要將北京政府變成乾隆時代咁樣,必須對方三跪九叩,否則寧願生意都唔傾,閉關鎖國都唔可以放下矜持。

筆者身邊,就有幾個咁樣諗嘅港女。佢哋有樣有身材,而且學業事業都唔錯,不過總係拍唔成拖。尋根究根,就係完全唔識退讓,男朋友再好再重要,都將之醜化成兵仔,要對方以女神之禮對待自己。廿歲嘅男仔未拍過拖,或者俾佢地呃幾年,但係時間一長,班男仔知道外面台妹、大陸妹、甚至ABC都公平過你班港女,港女就毫無競爭力,變成老姑婆。

睇番當日歷史,所謂乾隆盛世係外強內乾。十全武功拓展咗大清版圖,但係就擾亂咗國家財政。加埋幾千年來都無法根治嘅貪污,乾隆一走,大清國勢就急速下滑。就算係見唔成面嘅英國特使馬戛爾尼,番到英國之後寫嘅筆記,詳細列出佐證,指出中國早已腐化。佢嘅筆記,係幾十年之後就係鴉片戰爭初期,英國證論有否勝算嘅重要資料。所以所謂萬國來朝,到底證明中國國運昌隆,定係證明咗傻人強求威膠水,完全在乎你睇幾多年嘅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