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發生已經三年,不少片段至今仍令人動容。

「速離否則開槍」的展示,標誌著警隊正式淪為港共法西斯政權的維穩機器。伯伯婆婆、抱著嬰孩的母親、大學情侶紛紛走上夏慤道吃催淚彈,為的並非私利,而是不讓良知泯滅、不讓公義消失。抗爭者殺出旺角,有群江湖豪傑駛了架大貨櫃來,說:「一齊食,得啲閪餅 (指消化餅),頂鳩住,差佬惡就大鳩曬呀,射撚死我吖!」還有「佔領進行中,不便之處,敬請原諒」可愛告示、做老師的指罵當「差佬」的舊生有沒有良知……

很多香港人當時辭去工作參與佔領。另外,從外地回流聲援者亦不少。一時之間,心繫香港的人匯聚於各佔領區,提防著警黑合作清場,輪流在街頭聲嘶力竭發表演說為香港招魂,甚至自發清理垃圾、建造自修室讓年輕學生有地方做功課溫習。「『926 罷課』同埋佔中,唔單止令香港已經冇咗好耐既人情味再現,仲見返以前既香港。」網民的觀察,與國際社會所見略同 (彭定康表示,市民在佔領行動期間,自發清理垃圾,學生做功課和互相幫助的情景,會一直留在世界的記憶當中。) 香港國族也在這時正式形成,彼此皆感到同屬一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

旺角清場,始於法院批准臨時禁制令,司法獨立在那時已經名存實亡。抗爭者 11 月 25 日晚發難,跟「差佬」周旋於多條街道。縱使頭破血流,仍然面無懼色,表現勇武。他們在「雙學」宣佈行動升級後趕赴金鐘前線,一句「痛苦只係一時,勝利最後會屬於我地。」教人感動。他們不分派別,純粹以大局為重,今天「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卻說旺角暴動及港獨思想不應「入佔中數」,等同與昔日旺角佔領者「割蓆」。兩批人的人格孰優孰劣,一目了然。

「雙學」重奪公民廣場時,「佔中三子」未曾現身。戴耀廷宣佈「佔領中環,正式啟動」時,群眾有嚷著要離開的 (覺得三子騎劫「雙學」成果),弄得「長毛」梁國雄要跪地哀求大家留下。87 枚催淚彈被施放,現任「公民黨」議員陳淑莊呼籲人盡快離開。親泛民的大學教授不斷散佈「六四」重演假消息,如果港人無法獨立自主,波瀾壯闊的佔領行動斷不可能展開。「沒有領導,只有群眾」、「自己香港自己救」的另一面,其實是對泛民政客經常拖後腿、有破壞無建設的強烈反感。

三年過去,「雙學」諸君、旺角義士身陷囹圄,港共法西斯政權繼續張牙舞爪,肆無忌憚。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於黃之鋒等人完成社會服務令後提出刑期覆核,明顯含政治考慮,利用司法進行打壓,他卻可以厚顏無恥說:「客觀事實上,香港的司法獨立於過去一年,沒有受到任何絲毫損傷。」好人得不到好報,壞人逍遙法外,只知用水蒸氣煙霧模擬催淚煙有何用?

經過 2014 年「928」,我們香港人已經變得不一樣,誠如法國哲學家卡繆所言:「在荒謬經驗中,痛苦是個體的;一旦產生反抗,痛苦就是集體的,是大家共同承擔的遭遇。反抗,讓人擺脫孤獨狀態,奠定人類首要價值的共通點。我反抗,故我們存在。」

卡繆又說:「人們有權享有的幸福,只有靠反抗才能獲得」,好好保重身體,跟專制政權鬥長命,我們未必會輕易輸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