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子的日記告訴我們,感恩足以致命。蓮子已經食藥,理論上藥物可以控制他的病情,反而那本正能量日記告訴我們,感恩是致命的一擊,而他那本感恩日記的存在也是很矛盾的。
基本上,我們由那本日記得出,感恩足以致命這個觀點。他為什麼要寫那本感恩日記,而不是埋怨,不用日記去發洩內心的負面情緒,這個盲點就只能靠華生去發現了。可能他寫那
本感恩日記時,也開始計劃自殺,就像三島尤紀夫不斷在作品中描寫切腹自殺一樣。也許那本日記會有密碼,預示他的死亡。

香港教育界應該警示感恩與學生自殺潮是否有關,假如有,就應該想方法應對。畢竟感恩就是否認自身的努力。香港人要對東江水感恩的話,就是否認錢的作用。假如凡事感恩,就是不斷否認自身的努力。例如我溝到女神,就是我厲害,而不是感恩女神蝗恩浩蕩和我一起。假如一個人不斷自我否認,就很麻煩了。

所以感恩,正能量這些事,就像平靜河流底下的暗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