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港督彭定康到港宣傳新書《First Confession》(初次告白),期間出席了多場演講,並接受傳媒訪問。年逾七旬的他,寒背明顯嚴重,說話卻鏗鏘有力,足以闢邪辨佞。

被問及對高掛「香港獨立」橫額的大學生的看法,肥彭一貫英式政客保守主義的口吻,覺得港獨並不可行。不過,不可行不代表不應被討論。肥彭表示,政府不應限制民間討論不同的訴求,否則人民將會以更極端的方式追求理念。

「執葉」律師何君堯要「殺無赦」港獨支持者,肥彭認為言論絕不可取,「在我看來,是已超出言論自由容許的範圍」。他指出,類似講法在英國早被起訴,因英國有關於仇恨罪行 (Hate crime) 的法律。

律政司對黃之鋒、羅冠聰等作刑期覆核,肥彭批評其做法不智,有損香港形象,難免令人懷疑有政治目的。

他還承諾會在合適時候於英國國會提出討論「BNO 人士享有居英權」,且透露文翠珊曾就「聯合聲明失效論」向習近平「開火」,中方現已停止有關說法。

當年風華正茂,今天垂垂老矣。泰昌蛋撻依舊送上,末代港督搖身一變成為世上最孤獨的推銷員,誠如盧峯所言:「儘管他早已不是港督……但肥彭仍真心關心着,留意在意香港的變化,一有機會就為這城市說好話。可以說,他成了香港在國際舞台最落力的推銷員、啦啦隊,讓香港沒有在國際版圖上消失。」

新書提到「千古罪人」罵名的由來:「我最大的罪,就是拒絕做一隻跛腳鴨或者北京填鴨。」並揶揄「新加坡法治遠勝香港」的「高見」。難怪一眾建制、藍絲恨得牙癢癢,要肥彭勿再指手劃腳,甚至批評其為「精於計算的狐狸政客」,揚言:「彭定康死的一天,我一定會向佢屋企人恭賀!」恐怖分子真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