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主理解民主和以專制理解民主大不相同。

民主,是指一種與專制對立的政治制度。民主制度界定是:國家主權屬於全國人民,政府權力源於人民受權,受權程式是一人一票的自由選舉;政府施政以民意為依歸,人民得依法選舉代表,民意代表的議會製定國家法律的政治體制。
這個界定是採集多個百科全書、詞典資料綜合而成。

如果我這樣說:這是民主的唯一定義;是專制理解民主。如果我這樣說:民主還有其它不同的界定;是民主理解民主。民主政治界定派生出眾多衍生含意。

有一種很流行的說法:「民主是一種生活方式」。
我理解不了,民主怎麼成為一種方法、樣子?
我愛父母兄弟姐妹老婆孩子家庭是一種生活方式;我不明白如何可以把它民主化?

我理解的民主主要是民主制度,其次是民主作為人際關係的行為守則,或許還可以加上容人之量、平等待人等等。

於是,我說:「民主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種錯誤的表達。這是我以專制理解民主。若要民主理解民主,要尊重、起碼要做到承認「民主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人們對民主的一種理解。因為,你不理解的東西不等於沒有道理。
退一步說,即使「民主是一種生活方式」真的錯了,在民主社會,你也得尊重人們堅持錯誤觀點、尊重堅持錯誤觀點的人;這樣才是多元的民主社會;可以這麼說:民主自由就是可以發表謬論,是否容忍謬論是自由民主社會標誌之一。

若不容忍錯誤觀點,與一元化的專制極權社會制度有何區別?

再說,民主社會有判斷觀點理論對錯的功能。在民主社會,觀點處於相互交流競爭甚至是鬥爭中,正確合理的,一般都是經得起推敲,在競爭中能贏出,多數人接受和支持;或者說,民主社會有淘誤存正、淘劣存優的功能。

中國不善於以民主理解民;能夠以民主理解民主的少數;即使是在知識精英中亦如此。

不能以民主理解民主是一神教、共產黨的「唯一思維」作怪。
可以這樣說,在思想觀點上(不是物理數學)定於一尊的、有唯一一個標準答案的,是專制觀點,都不能正確理解民主;持此思想觀點的人只能從專制觀點看民主,不能以民主觀點理解民主;所以他們的民主不是民主,只是披上民主外衣的專制,例如,共產黨的協商民主、有領導的民主、集中指導下的民主…與真民主沾不上邊。

伊斯蘭教社會不能民主(編按:土耳其、馬來西亞、伊拉克等國家均實行不同程度的民主制度),共產主義社會不能民主,就是因為定於一尊之故(共產黨定馬列斯毛教義為唯一一尊;伊教定安拉為唯一一尊)。
這是經毛澤東共產黨洗腦的大陸中國人多不能理解民主的原因。

中國要民主必要前提條件是清除共產黨的馬列一神教造成的思想意識和思維方式;在訊息自由交流中補回被共產黨洗刷掉的原有人性、道德、常識、常理,還原回一個正常的人。但是,目前中國大陸並沒有這樣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