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札特,你在嗎?

他們說,我所站的位置到前方的一小片草原,都可能是你的安息之地。哇,不小的一塊地呢,所以,有很多朋友和你在一起囉,那麼你應該不寂寞。

你知道有部很好看的電影《阿瑪迪斯》(Amadeus) 嗎?對,就是你的故事。不過,電影的最後,好悲淒哪,你這個絕世音樂奇才竟然被丟進亂葬坑,沒有一個獨立的墳和碑,慘到連天都哀戚哭了。然而,讀了些書與資料後才發現,你不過是依當時的維也納習俗葬在普通墓地,而且當天的天氣平靜溫和,所以真是一堆謠言與誤會。不過,從古至今,大部分的人都常常如此,總以自己的好壞對錯標準與有限的知識來評判事情,於是,一個人死後埋在十年後政府有權挖出屍骨再埋其他人的普通墓地,對很多人來說,就是悲慘淒涼。更不用說,你可是偉大的天才音樂家哪,怎能如此草率!然而,當時的習俗就是如此,連貴族的墓也一樣在十年後會有相同的處理。

自以為是和誤解,這是人類社會經常發生的事,我想,你特別能夠理解。當年,你的音樂真的不是人人都懂,甚至還有程度遠遠不及你的人批評或退回你的創作,說是哪裡哪裡錯了,請改正;或者認為你的音樂太吵了、太多音符、太多太滿了;是難解的迷宮、怪異的靈魂飛行等等。這些無知的誤解和無法理解,讓你感到挫折悲傷。幸好!幸好你沒有因此而停止創作。

      

莫札特,你在嗎?

我想,你已經知道這世界上有很多人深深喜愛你的音樂,而且許多人說你的音樂寧靜優雅,是甜蜜的陽光,尊崇你為歷史上最偉大的音樂家。畢竟,幾乎每天都有人來到這裡拜訪你,而且千里迢迢來自世界各地。剛開始你一定覺得奇怪吧?漸漸地你也就懂了原因,你開心嗎?

現在,我也來到這裡與你說話,覺得奇妙、不真實又高興,但我也擔心自己煩擾了你,剛剛才走了四個人呢,你聽我們這些愛慕者對你講話,聽累了嗎?聽煩了嗎?

聖馬克思墓園(St. Marx Cemetery)真是清幽,走在綠樹間的石子小徑,除了風聲、鳥叫聲,就是我與先生的清楚腳步聲,於是我不自主地放慢腳步,其實也是綠草間的小花太迷人,讓我走走停停。這真是個讓人想要佇足停留的墓園,就像那邊,那位坐在長椅讀書的老先生,他告訴我們他來自塞爾維亞,悠然自得的樣子,恐怕會把書讀完了才會走吧。

啊,狐狸!莫札特,你認識它嗎?

看到你安息在一個很漂亮的好地方,有大樹小花,有貓有鳥有狐狸,而且有塊小草原可以當作交響樂團和歌劇演出的場地,有許多鄰居朋友會來欣賞你的創作表演,還有絡繹不絕的拜訪者來告訴你各種故事消息,我有安心的高興。

撿起一個在你墳上的松球當作紀念,莫札特,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