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承認,刻下香港已經死亡。

人死去,屍體腐爛,蛆蟲橫生。試觀今日何君堯、雷鼎鳴、李國章、劉兆佳大放闕詞,英治年代何曾出現如此荒誕的局面?皆因香港一命嗚呼,藥石無靈,群魔於是乘機亂舞,何、雷、李諸君,蛆蟲也。

何君堯是基督徒,在皇仁讀中學,於英國讀法律,卻不只一次顯露嗜殺本色。2016 年 2 月「魚革」爆發後不久,於城市論壇,何已贊成開槍殺暴徒。2017 年 5月,在立法會,他說:「呢啲咁嘅畜牲 (指同性戀者),你點可以對佢有仁義之心?」最近在革走戴耀廷的集會上,更加清楚,「呢啲人 (指港獨支持者) 唔殺左佢做咩」。原來浸過咸水不代表有文明頭腦,網友謂「何君堯係好典型嘅基督徒,I mean 3K黨、十字軍嗰種」,觀察準確。吸吮西方糟粕來反噬我們香港人,正是何目前所作所為。

雷鼎鳴,香港華仁畢業,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學士,算是一名精英。其竟在《環球時報》撰文,誣衊年青抗爭者為「不事生產的寄生蟲」,指責「他們無一技之長,在家中當啃老族或領取福利救濟度日,生活無憂,卻在網上匿名發表辱罵他人的『宏論』,以作發泄。」

李國章更不堪,堂堂劍橋醫學博士,胡亂指大學生傾向港獨,是害怕跟大陸學生競爭,擔心獎學金、就業機會被奪去,乃「失敗者心理」(mentality of losers) 作遂。2004 年,時任教統局局長的他明明講過:「香港並沒有失敗的學生,若果有,也是教育制度的責任。」假如本地大學生真有失敗者心理,孰令致之?況且,大學生主要從文化歷史角度證成 2047 後香港應該獨立,李有虛心了解過麼?

劉兆佳用「中央、港府勢力或入校園與港獨主張鬥爭」呼籲各大專院校嚴打港獨言論。他是聖保羅校友,港大畢業,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博士。

一個個英殖時期的專才,現在都變成蠶食香港屍體的蛆蟲,往昔教育明顯出問題。

人文素養、理性精神、公民意識,通通欠奉,只剩下「狗眼看人低」(歧視無業人士、領取福利救濟者)、看不起失敗者、把學業成績和獎學金當作生命全部、陰謀論、扮客觀、唯利是尚、逢迎權威。蘇軾曰:「物必先腐而後蟲生」,香港內裡早就潰爛。

英國尚未遠去,政府、商業機構、學術界俱由經驗豐富的「老外」掌握最高領導權,華人缺陷較難發作,問題不大。英國一走,華人上升到領導地位,一直埋藏的缺陷,卒之表露無遺。何、雷、李等蛆蟲外,勿忘記還有影子學生與專制校長、十大校長因林鄭反港獨而「跪低」發聲明。

事勢發展至此,已然無力回天。學懂如何在荒謬境地用反抗者的姿態頑強生存下去,不自尋短見,是法國哲學家卡繆 (Albert Camus) 帶給世人的教訓,也是我們香港人日後唯一可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