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同志:

最近香港政情正在起變化,「長期打算,充分利用」行不下去,令人憂慮。

部份專家學者口口聲聲擁護我們黨國,實際卻是「打著紅旗反紅旗」,輕蔑我們朝陽似的年青人,否定我們從解放戰爭中錘鍊出的鬥爭哲學。他們心腸之歹毒,嘴臉之矯揉,尤過於當年不老實的馮友蘭,不可不防。

雷鼎鳴君身為科大經濟系主任,好一個西方資本主義上頭的資產階級殘餘分子啊!

只知叫年青人潛心搞學問,提高社會生產力,雷教授似乎忘記了我們黨有很多革命先烈都是不識一個字。

如王佐同志,如袁文才同志,他們讀得多少書?搞出什麼學問?倒憑藉對無產階級革命的一顆真心,對我們國家民族的一份真愛,在我們黨陷於困窘時,扶了我們一把。我想告訴雷教授呀,不要看得學問那麼重,要釋放生產力,我們需要的是意志!是信心!不是象牙塔指手劃腳的閒議論!

絕大部份搞鬥爭的「無一技之長,在家中當啃老族或領取福利救濟度日,生活無憂,卻在網上匿名發表辱駡他人的『宏論』,以作發洩」?他是在指桑罵槐吧!

想當年,九哥 (指表哥王季范) 和八舅捐助學費讓我到湘鄉東山小學接觸西學,我算不算啃老?用「二十八畫生」發表<體育的研究>,批評顏子短命、賈生早夭、王勃盧照鄰幼傷坐廢,我算不算發表「宏論」辱罵前人?

「這批不事生產的寄生蟲」,雷教授的資本家嘴臉已經徹底曝露出來了!一味害怕社會整體財富減少會造成內鬥,財富多但老百姓享受不到又如何?照我看哪,寄生蟲恐怕不是愛鬥爭年青人,而是雷教授一類「反革命」叛徒!

還有劉兆佳君,不再包容學生講「港獨」,好不威風!我偏要他們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人,都沒有好下場。更何況小平同志說過:「共產黨是罵不倒的。」老蔣天天要「反共」,到頭來反得了嗎?現在年青人天天要「港獨」,真能獨得起來嗎?

我們一定要警惕,站在反動的資產階級立場上,實行資產階級專政,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壓制不同意見,實行白色恐怖,自以為得意,總是不改,群眾就有理由把他革掉!

註:偉大的毛主席在地獄看陽間新聞,極為震怒,有感而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