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儒教的雙重標準,廢青的「奪」,和獨立,是不可原諒的罪行,要殺無赦。相反建制的殺無赦就是無問題。這一切都是源於纏繞中國二千年的儒教所引致的禍害,由政治倫理到現今的雙重標準,香港也體現出儒以文亂法的現象。

香港現今已經是中國特色的法治社會,就是法家的嚴刑峻法加上儒教的雙重標準。就是對廢青嚴刑峻法,玩連坐還有加上忠黨愛國,敬老的道德枷鎖。用道德和法律去不斷踐踏年輕人的尊嚴。反而對於既得利益者則是玩儒教的特權包庇,互相勾結。只許州官嫖妓,不許百姓打飛機的惡法。

所用香港的年輕人要翻身,必須打倒儒教與其所創造的意識形態。革除心中的儒教枷鎖,方可一展拳腳。繼續擁護儒教是愚蠢的行為,吾等必須徹底認清儒教在中國扭曲歷史中形成的禍害,儒禍已經變成了中國文化圈中的共同禍害。

香港的官僚也不斷利用儒教在人思想的枷鎖來控制香港人。無論如何,獨尊儒術就是打開了無底洞,飛出無數的蝗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