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何君堯舉行集會要求港大革走戴耀廷,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上台發言時高呼:「搞港獨者若不認自己是中國人,就是外來人士,必須要殺!」何在旁附和:「無赦」。被記者一再追問,何回答:「睇吓殺咩啦,殺豬殺狗唔係咩一回事」、「如果搞港獨嘅人將成個國家命運顛覆,要令香港及祖國 13 億人付出龐大代價,呢啲人唔殺咗佢做咩?」

幾點回應。

(1) 香港有很多因工作需要長期居留的外籍人士,他們未必支持港獨,但肯定不會認自己是中國人,敢問這類人是否外來人士?殺不殺他們?又不少高官口講擁護中共國,身體卻很誠實,子女俱在外國升學,資產亦存放於外國,他們如此作為,算不算冒認中國人,應列入外來人士行列,被判處死刑?

(2) 即使某人因不認中共國而被歸類為外來人士,基於人道立場,那人也不應該被殺。將對國家的認同置於人道價值之上,這並非文明,而是野蠻,跡近中世紀十字軍要把一切宗教異端的性命奪去。

(3)「殺豬殺狗唔係咩一回事」預設豬狗是畜牲,牠們的性命不是性命。此和全球日益重視動物權益相違背。另外,何背後的意思似乎是:當人支持港獨,其即淪落為豬狗,所以殺害他們不會受道德譴責。可是,人淪落到豬狗不如,不等於他們客觀上真的變了豬、變了狗。生物學上看,他們仍是人。而殺人不可能不受道德譴責。

(4) 德國哲學家康德認為,無論殺人能為社會整體帶來多大好處、多大幸福,其本身都是不道德的。何從後果論證成殺害搞港獨的人,不一定對。

排外、不人道、不尊重動物、汲汲於效果利益,根本是中國人的劣根性,現在竟為何、曾等人所體現。

何於港台一個電視節目中還對余若薇說:「你 (對香港法治) 那麼失望,到別處去吧!」弄得垂垂老矣的前自由黨主席李鵬飛都按耐不住,批評他不斷製造撕裂、分化。

群魔亂舞,平時大義凜然的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亦失起言來。

對於法國啟蒙思想家伏爾泰的名言:「我不贊同你的觀點,但我會誓死捍衛你發言的權利。」何漢權表示,這已是十八世紀的說話,時代已改變,他不會因此擁護講港獨的權利。

中國歷史獨立成科,不是其念茲在茲的事嗎?假如十八世紀的話都算過時,孔孟老莊思想可以徹底摒棄矣!秦皇漢武唐宗宋祖可以置之不理矣!中國歷史內很多內容比伏爾泰更過時,何的言論明顯和其過去一直爭取的相矛盾。

講到底,始終是自私心作遂,恐怕港獨思潮蔓延,動搖民族情感取向的中國歷史教育,倒自家米。加上執著普世價值 (如言論自由) 為某一歷史機緣下的產物,不會恆久,遂口出妄言。

「東講西讀」面書專頁:「當一班道貌岸然、有學識有地位,讓大眾相信是正直有原則的人,原來智慧與常識不足,成為了壞人的幫兇。當這些人也成為了幫兇,香港之沉淪只會更快。」誠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