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沒有自信下講吓港獨都犯法

甚麼是自信?自信就是信任自己,對自我有信心;自我肯定,肯定自己的判斷、能力、權力。
港共的自信是習近平自信的複製品。

有評論說:「23條殺到:講吓都犯法」。
港共的自信表現在:講吓港獨都犯法。或者準確地說:有自信做到香港人講一下港獨都犯法;做到可以報警拉講港獨的香港人,迫令法官判講獨者入獄。
這是建立在硬力量,即暴力基礎上的自信。中共港共可以不可以用道德、正義、人性、觀點、理論、常識方面與港獨交量,把港獨壓下去?
他們完全、絕對沒有這個自信。
從中共、港共對港獨的沒有自信中可以看到,反正義、反人性、反道德、野蠻…攻擊文明。

正是因為共產黨對自己的軟實力(天理、道義、人性、理性等等)完全沒有自信,所以他們要枉用濫用手中法律打殺港獨,於是就出現了講吓港獨都犯法的怪事。

[二] 香港成了講吓港獨都犯法的一制

甚麼是一國兩制?

大陸是講吓都犯法的一制,香港一制是講話不犯法。
現在「23條殺到:講吓都犯法」。這證明大陸一制侵進香港,一國兩制尚存乎?香港一制不是已亡也是瀕臨斷氣。

為甚麼中共入侵香港得逞?

原因一,中共以強勢財力政治壓力經營多年,港共勢力強大。
原因二,香港出現為利投共的賣港賊。
原因三,香港人沒有奮起自救。
三個原因的一個結果是:香港人失去了講話的自由:講吓港獨都叛國!講吓港獨都犯法!

講吓港獨都犯法,這是中共、港共明刀明槍打殺香港人;「要自重才有言論自由論」,是暗棍暗箭對付香港人。兩演雙簧,同一目的:禁港獨、禁言港獨;講吓港獨都犯法。

[三] 知識份子遵命反港獨

知識份子說:言論自由必須不牴觸法律。
不講傷害共產黨的話;不講共產黨不愛聽的話;高聲頌共。依附共產黨或在共產黨暴政下自我審查的知識份子表演自重了。

先來個肯定:言論自由是大學基石,每位大學成員都有表達意見的自由。肯定的目的為“但書”鋪路:言論自由必須不牴觸法律或損害他人的尊嚴。在這些知識份子心中,反共、妄議中央、講港獨就是牴觸法。

知識份子看中共面色遣詞吐字:本大學反對反對港獨,不希望校園成為不同政治力量宣傳、動員的場所。大學港獨橫額反映社會當前瀰漫一種只講自由不講自尊自重,不尊重他人尊嚴又缺乏同理心的畸形歪風。

在這類知識份子中完全看不到正面的中國士大夫知識分子的骨氣,有的都是負面的中國傳統奴才媚骨之風。

[四] 沒有講港獨的言論自由

甚麼是言論自由?

按照聯合國人權法律,或按照香港人權法的標準,言論自由就是憲保護不會冒犯他人的言論自由,也保障冒犯他人但不造成即時危害的言論自由。言論自由主要表現不在於保障正確的言論,而在於保護發謬論;言論自由無須理會是不是冒犯、侮辱了權力或掌權人,只要法律沒有禁止的都可以自由談論評議。香港沒“不准談港獨”的法律,所以談港獨是香港人的言論自由權利。

按照言論自由精神,大學學生平民百姓都有發表港獨的言論自由權利。

法律沒有允許的,政府不可作為。香港沒有一條法律允許香港政府禁止香港人講港獨,所以所有政府反對講港獨的言談作為都是錯誤的。

港共及賣港者們反港獨或者反講港獨是他們的言論自由權利;應該尊重他們的言論自由權利,反對他們言論內容。

可以不可以發表謬論,尤其是可以不可以妄議中央,是民主社會還是專制極權社會區別標誌。 若香港還能講港獨,還能妄議共產黨中央,說明香港是自由社會,起碼是還有自由的社會。

若真的如陸共港共所願,香港人不准講港獨,香港就與大陸完全一樣,一黨專政制度了。

不言自明,但是路人皆知共產黨的意思是:言論就是行動;言談港獨牴觸法律,就是犯法,必須繩之以法;所以出現要要報警拉大學生的聲音。明顯之極,「言論自由必須不牴觸法律」,言外之意是講港獨牴觸法律:講吓港獨都犯法!

共產黨目的欲達到:沒有講港獨的言論自由。

[五] 講港獨損害人

知識份子說高校內港獨橫額損害港人。

喂,知識份子,你們動不動就大言炎炎說港獨損害香港人。

你們反港獨是不是損害了支持港獨11.4%-17.4%主張港獨的的港人,尤其是香港青年人?

為甚麼只准你們傷害部分香港人,不准反過來被香港人傷害你們當權老爺?

你們哪裡來免傷害特權,你們哪裡來傷害人特權?

知識份子聲言不希望校園成為不同政治力量宣傳、動員的場所。反港獨的你們是不是一種政治力量?你們反港獨是不是在大學校園進行政治較量?怎麼只准你們有政治力量,不准別人有政治力量;怎麼只准你們較量,不准他人較量?

上面打了那麼多問號,只說明一個問題,中共要把大陸一言堂的一制侵入香港,把一國兩制的香港變成與大陸那一制一樣的香港。講吓港獨都犯法,是大陸一制成功植入香港的標誌。

知識份子說,大學港獨橫額事件反映社會當前瀰漫一種只講自由不講自尊自重,不尊重他人尊嚴又缺乏同理心的畸形歪風。

知識份子之所謂歪風是誣指主張港獨的大學生合理正義作為。

這裡,有請知識份子、御用文人們自尊自重。你們對香港泛民、維園點燭者、占中撐傘者們、香港本土、香港獨立支持者們曾有過絲毫的尊重和同理心?

共產黨從成立一天搞土改、資改、社改、三面黑旗、反修、打殺維權民主人士,堵絕香港民主、侵犯香港人自由和權利,有哪一件不屬於畸形歪風?你們曾對這些遭運動殺死變殘失常的人有過尊重和同理心?

事實求是地說,你們的政治人格從來都畸形,你們的政治作為一貫都作歪風。

講吓港獨都犯法是你們畸形歪風的典型表現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