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有留意中國新聞的話,廣東一帶的伊斯蘭教徒比起其他省份都要少,在中國伊斯蘭教徒多的地方,當地人會稱豬肉為大肉,可是在兩廣一帶,並未有出現這種情況。這種情況很特別,是嶺南文化與伊斯蘭文化之間存在巨大的隔閡,就是飲食習慣。豬是兩廣一帶重要的肉類來源,而豬肉因為巨大的市場而誕生集約化的工業養殖,於街市打個白鴿轉,就知道豬肉與其他肉類存在巨大的價格差異。這是因為嶺南一帶適合飼養牛羊的地方不多,豬就是最合適當地的畜生,所以豬在嶺南的地位是由市場決定的。而且豬油是嶺南飲食中習慣使用的油脂,無論是糕點還是菜式都是用豬油為主。所以兩者之間就因為豬這一種動物而產生巨大的隔閡。

其次是豬在嶺南文化中佔有壟斷地位,在宗教儀式中,豬肉的出場率是最高的。假如清明祭祖,沒有燒豬的話,清明節也是白過的。所以伊斯蘭教徒也因為飲食習慣,很難融入嶺南人的社群。你總不能叫一個伊斯蘭教徒和你一起食燒肉,一起食月餅。

要嶺南人放棄食豬是不可能的,永遠也不能放棄豬。因為經過長久的演變,豬已經成為了嶺南文化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