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字報和蓮子事件中,香港的官僚想不出任何理據去批評那些生事的學生,只好把事件提升到道德層面和民族主義之上。香港到了這時這刻,就只能祭出維持中國二千年封閉社會的儒教來維持局勢穩定,也是獨裁政權最後一張牌了。毛澤東說過,如果共產黨把孔老二挖出來吹捧,就證明其末日到了。

到了打這張牌時,也是狗急跳墻。就算祭出孔老二,也無補於事,他只能像一塊臘肉,放在玻璃箱裡面供人觀賞的臘肉一樣,毫無用處。由於這塊臘肉放得太久,也不能食用,最好當垃圾一樣丟棄。想不到學店先師收臘肉做學費,最後連自己也變了臘肉。假如食用過期臘肉,輕則肚痛,重則死亡。

當孔老二復活的時候,就連帶其徒子徒孫,牛鬼蛇神一起復活。例如搞什麼國學、弟子規、漢服之類這些狗屁不通的東西。這些事都是幫獨裁者塗脂抹粉的事,除下他的假面具時,還是那條所謂華夏文明的鹹魚。

香港人要警惕孔老二復活一事,就連什麼重建華夏文明都是孔老二回魂的招數。用所謂的華夏文明來把香港納入大支那共榮圈之中,進行思想殖民。日本佔領中國時,也搞祭大典來維持局勢穩定。可見就連日本人也相信孔老二對中國人有特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