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日國民黨係台灣長期戒嚴,到咗後期,佢哋嘅執政合法性係依靠1948年,全中國選舉產生嘅國民代表同立法委員。由蔣介石遷台開始,政府就以未能舉行全國選舉為由,一直俾國民大會同立法院自動續任。到左七八十年代,依班「萬年國代」就係國民黨專政嘅得擋箭牌。當時激進社運分子,其中一條路線就係百般羞辱「萬年國代」,令國代變成過街老鼠,愈做愈無癮,就逐個退休,令國民黨無選擇下,只能逐步開放兩個議會選舉。

當時羞辱國代嘅方法,包括係國代喪禮送喜慶物品,係殯儀館門口祝福每位拜祭嘅達官貴人儘早同其他貴人相聚。國代子女結婚,就係婚宴門口擺街站,宣傳性病教育或者亂倫產子嘅危險。依類行動,完全係針對達官貴人,因為增加管治成本,並非單指增加政府機器嘅成本(例如增加警力要求等),更加係要降低每一個達官貴人支持政府嘅意願。台灣當年,效果比較直接,因為國民黨政府並未有法理基礎,輕易將老國代嘅位置,交俾新人。所以趕走國代,直接就構成管治壓力。

套番係香港現況,羞辱斯文就要更廣泛運用。淺藍係傳統建制族群,無論咩野政治環境,都會吸引到社會精英。香港政府仍能運作,主要係靠佢地「支持香港,所以支持政府。」各種政府職位、榮譽委任、以及荷蘭水蓋,就係政府吸引依類人嘅資源。但係如果社會發展到一個地步,政府俾出來嘅,非但唔係榮譽,反而變成群起攻之嘅目標。所謂社會精英,需要「帶埋老母、老婆、仔女」去領依類榮譽,願意攞嘅人自然會大減。

到時政府只有提高收穫,或者錄用二三等人才,先可以埋班。二三流人才,施政失誤機會更高,對我哋必然有利。反觀林鄭早幾個月埋班有困難,當中當然有深淺藍之間嘅路線之爭,但係「用之無人」,似乎比我哋想像中更近。

恭賀蓮子變蓮蓉,招致建制狂攻,與其話係因為個別有官職之士為求奶共上位,不如將之睇成佢哋已經外強中乾,毫無安全感。或者,佢哋睇到今次唔將「恭賀蓮子」事件鬥臭,將來佢地每一個都要帶埋家人番工,每一次紅白事都會變成社運焦點。實際上,佢哋唔成比例嘅反擊,證明左今次真係打中左佢哋嘅弱點。依次事件,發展順利嘅話,將會係我哋又一個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