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的長子墮樓身亡,據傳是情緒病所致。這位常常分享教子心得的「好母親」,連自己兒子性命都保不住,她的親子哲學有多少成屬實,啟人疑竇。尤其重要的是,她將左右香港日後教育發展 (蔡多次聲稱自己當副手,楊潤雄才是局長,無私顯見私),莘莘學子會遭遇怎樣的折磨扭曲,有多少人會先行了斷,令人憂慮。

消息傳出,不少人對蔡表示同情,予以慰問,包括親泛民的教協。「蔡副局長都是人媽媽,我們應該同情她,不要落井下石。」敢問蔡 2012 年支持國民教育、形容中共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時,她有把萃莘學子的父母當作父母嗎?一心只為洗腦,以「爹親娘親不及共產黨親」為目標,此既不把學生當作人 (只將其當作工具),亦不把學生的父母真看作父母。這樣的歹人,痛失愛子,我們要同情?對不起,我們不是耶穌,拍手稱慶,有請小鳳姐並無不妥。

全國人大最近通過《國歌法》,該法極有可能藉《基本法》附件三引入香港,開中共為香港立法的壞先例。中共不斷限制港人自由,蠶食香港自主,假如蔡良知未泯,理應棄暗投明,而非走入「熱廚房」承擔政治任務做幫兇。蔡選擇站到港共一邊,做中共的奴才,同時即是與本土意識強烈 (以香港為家) 的年青人對著幹,加上 24 名政治犯仍然在獄,仇恨掩蓋先天的同情,絕對情有可原。

毛澤東說:「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青年敵視黑警,「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替蔡喪子贈慶,背後俱有深層原因。誠然,大愛包容和理非黃絲帶可以站在道德高地高呼「你冷血」、「你右翼法西斯」,但「冷血」、「右翼法西斯」又如何?對敵人仁慈等於對自己殘忍,彼不是還把蔡視為自己人吧!

教大校長張仁良斥奚落蔡喪子的青年「唔係人」、「冇人性」,完全不問箇中情由,好不霸道!身為大學祭酒,不去客觀研究問題,一味用主觀偏見指手劃腳,培訓教師的地方被如斯貨色的人物執掌,我城教育境況委實堪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