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抗命不適用於中國統治

香港人迷信公民抗命不知是愚蠢還是天真。公民抗命不存在于中國文化中,舊中國如是,新中國也一樣。尤其在儒教文化劃分出來的階級制度就完全扼殺了公民誕生的機會。在未完全去中國化之前,公民抗命是不可能成功的,就連香港回歸之後,也開始落入中國文化的泥沼中,政治倫理就是一個信號。

中國歷史中,統治者只會對暴力革命妥協,就是所謂的槍桿子出政權。尤其是中國共產黨靠暴動起家,所以公民抗命對他們來說只是個笑話。推動中國變革的就只有暴動一條路,所以香港公民抗命的下場很尷尬,就是中共不和你戰鬥,只會令你輸。假如中國的統治者能夠接受變革,就不會有兩千年悲慘歷史。

面對中共,你公民抗命是不會成功的,永遠不會成功。所以公民抗命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對公民抗命無畏無懼的只是中國,一切牛鬼蛇神就是巨輪下的亡魂。假如香港人能夠花一點時間了解一下近代史,就可以推斷出來了。這就像畢氏定理一樣簡單,沙甸事件就是中共妥帖暴力抗爭的例子。至於什麼是沙甸事件,大家可以自己去看看。沙甸事件和沙甸魚無關,是文革時,宗教團體和紅衛兵激烈的鬥爭,也是件很恐怖而有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