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日前接受訪問,形容「雙學三子」因 「公民抗命」入獄是「預咗要還」和「求仁得仁」,呼籲外界不要「無端端拉法庭落水」,強調事件並非政治檢控,又認為若他們堅持當初的「無畏無懼」,反會贏得社會一絲尊重。

他的言論仿佛令筆者想起電影《逃學威龍2》,周星馳與黃霑的經典對白:「猶大?過得去丫,OK啦,如果猶大唔死,咁耶穌就無得釘十字架,咁你咁你都無十字架戴㗎啦喎,喂你冇得撈㗎啦喎,你驚嗎?」

要石永泰承認事件屬政治檢控,等同承認香港法治已死,亦即是他「無得撈」,他當然驚吧。

相信大家亦會認同,律政司最初起訴「雙學三子」並非政治檢控,三子亦早以表明願意被捕,承擔公民抗命的責任,且他們亦已經完成社會服務令等服刑。

石永泰最錯的一點是,社會批評案件「政治檢控」,是基於律政司在三子服刑後,仍堅持覆核刑期,法官更在長達64頁的判案書,發表帶有政治傾見和情緒的判辭,這個動作豈會不是政治檢控和法治已死?

再者,律政司並非只覆核三子刑期,還覆核反新界東北發展撥款的13人之刑期,令他們被判處即時入獄8至13個月;相反,律政司有覆核過「反佔中人士」的刑期嗎?有落案控告在法庭拍照的建制派議員嗎?這正正反映律政司所作出的是政治檢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