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耐冇喺《聚言》投過本地時政嘅稿了,而事實上,自上年立法會選舉之後,同自己講唔再點評論香港政治。

呢一年低處未算低,選舉過後,反對派(光譜太闊喇,呢度包括曬城邦、熱血、普羅、本民青、民族黨、眾志等)嘅抗爭生涯步入寒冬,先係一連串不知所謂嘅清算、篤灰、踢爆、抹黑呢啲政圈應有嘅黑暗面出曬嚟之外,對外再有基本法同意書事件、人大釋法、DQ事件、魚革清算,到前幾日一連串政治領袖被判處入獄,呢一年反對派嘅勢係弱嘅,搵唔到議題,停留咗/沉迷喺soundbite嘅政治討論上,再加上動員能力有限,根本除咗捐款同游行之外就叫唔郁香港班大帝。小弟亦都曾經喺自己page都講過唔少次,政治疲態或者係原因之一,但係將啲議題放錯重點,領袖們亦有問題。

好喇,當大部分嘅領袖都畀人拉咗去坐監,就係時候反思一下前路會係點。

喊口號之外,亦需相應嘅行動

首先,大家要反思自己有幾相信依家個司法制度。所謂「政治犯」、「政治獄」其實係頗政治性嘅口號,好睇你背後唔滿意嘅係乜。質疑個判刑?做緊公民抗命嘅時候,一直都要有心理準備接受抗命後嘅後果,服務令係公民抗命嘅彰顯,坐監就係政治犯咁嘅說法其實講唔通;質疑律政司政治檢控?呢個亦講得通,因爲係問緊究竟律政司係為公衆利益定係權貴服務;質疑法官判詞?呢點就睇你有幾相信目前個司法制度,每個人都有佢嘅政治立場,法官都唔例外,問題係究竟佢嘅政治立場影唔影響佢專業嘅判斷,又或者大家個人有幾相信佢嘅專業先係關鍵。

唔同嘅質疑,行動亦相對要有改變。質疑律政司嘅話,呢個係對政權嘅不滿,係政治上嘅角力,只不過戰場係法庭而唔係立法會,再者,律政司選擇性提出檢控已經唔係第一日嘅事,DQ一案已經係咁,但目前除咗游行同捐款行動上係冇寸進;質疑法官嘅判斷,就係對成個制度嘅控訴,仲要係一個嚴重嘅指控,講緊嘅係你唔相信香港係一個有秩序嘅社會——警察、法庭呢啲司法制度裏嘅產物唔再信服。既然大家覺得係政治獄,「法治已死」就唔再係一個普通嘅口號,大家口中嘅「公民抗命」亦因制度嘅緣故變成藍絲口中嘅暴力,換句話講,你如何「和理非」都好,都會係水洗都唔清。唔好誤會我講行動上需要升級,而係,唔可以大家一路嗌「公民抗命」之餘,仲同佢喺制度裏講程序公義,玩文字討論,係咪?

呢度想借啲位講講基督徒應該點做(嗯,我又喺度傳緊教)。作為基督徒,一直覺得唔應該係目前香港嘅政治光譜度歸邊,而事實上的確冇一個能夠全面反映到基督徒嘅價值觀。世界越來越敗壞,基督徒亦唔屬於呢個世界,相信唔少基督徒都清楚知道,但至於如何入世,小弟覺得係如何能夠將基督嘅國度帶入目前呢個世界,為社會帶來一點光明,先係香港基督徒要做嘅事。「願你的國降臨」唔係只係主禱文裏面嘅一句空話,而係見到社會制度上嘅敗壞,天國嘅制度又如何在地上實踐呢?我諗,當目前社會制度唔完善嘅時候,基督徒除咗盼望主再來之外,可以做得更加多,特別係基督徒應該係唔怕死嘅,係咪?

依家判咗監下屆冇得選議員,咁可以做乜?

放心,小弟唔覺得眾志會亡黨,三軍未動,糧草先行,一直都會有捐款,又點會亡黨呢?但大家睇吓呢幾個月,吖唔係,應該話呢一年,作為政黨嘅眾志究竟有邊個議題係做得出色嘅呢?斗膽講句,仍然停留咗喺學民年代嘅動員能力,所謂嘅「自決」論述並無寸進。國際連結係做得好嘅,基本上接住做緊李馬田呢二十多年嚟嘅事,國際社會對香港問題認識唔再停留咗喺八九民運同回歸嘅時間點。但問題係,喺香港本土入面,政治討論嘅層面係卻越來越壓縮,呢一年嘅打壓比得上過去十幾年,有啲事好似比國際連結嚟得更逼切。

好喇,依家冇得選議員(其實得返阿庭一個比較有機會,但我唔想佢走去選老老實實),真係冇得再次喺制度當中作出抗爭,喺時候要再考慮其他嘅出路。直接啲講,眾志會否破釜沉舟呢?考慮到街頭抗爭、社會運動仍然無力,有組織提出嘅方舟計劃亦唔會係佢會考慮嘅方案,出路大概都係果兩三個,係睇妳敢唔敢做嘅。第一,繼續街頭社運,嘗試以愛與和平穿透子彈和坦克,但預見將會有更多政治犯;第二,搵返立黨時嘅原意,做返香港前途問題嘅議題,依家冇得做議員,除咗國際連接,更重要係公民嘅覺醒,深耕細作,甚至考慮培養政治人才,將黃之峰、羅冠聰同阿庭嘅社運光環慢慢轉移到其他人身上,但要考慮到時間同金錢;第三,認真考慮全民制憲嘅可行性,目前制度唔單止唔公義,而係要認清唔再適合去遵守(即係大家口中嘅程序公義、議會暴力),咁嘅話就要諗點樣重新制定游戲規則——呢一點有美國同法國革命做例子(當然亦有老師謂符合現實政治嘅永續基本法)。咁當然,呢幾個月眾志唔會點做嘢㗎喇,休養生息,但的確需要喺呢啲時間考慮下一步做咩。

老實講,呢一連串「政治獄」事小,DQ案反而對香港政局同法治影響更大更深遠,只可惜話題炒唔起,所謂公民覺醒仍然係三分鐘熱度嘅參與,政治尚未啟蒙。下一個戰場將會係二十三條立法,畢竟中共同香港政府始終覺得二十三條立法能堵住目前社會不和諧嘅漏洞,或者呢個就係林鄭口中嘅大和解。依家冇咗議席,冇咗1/3關鍵少數,唔能夠單單要求「撤(切)」咁簡單,更何況林鄭唔同前任特首,佢冇得「切」,所以一定會硬推。唔係話其他議題唔重要,例如一地兩檢、土地發展、全民退保等,但當個游戲規則越來越唔適合大家玩嘅時候,集中喺對游戲規則嘅抗爭先係上策。眾志作爲政黨必需提出一啲前瞻性嘅議題去影響政局,否則嘅話,失去群眾支持之餘亦對香港冇咩幫助,咁就真係亡黨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