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萬群眾上街遊行聲援年輕政治犯,是可喜的現象,證明港人良心未泯,不畏強權,勇於站在公義一邊。作家雲海說:「柒娥真係好嘢!今日同行五人,全部七一無上街 (包括我),今次就迫到出晒嚟!當中有教書先生、傳媒人、左派機構員工、IT 人,令到不分左中右上街反你新政府!」

港人異常憤怒,與「第一次上街叫『釋放 xxx!』中人名係香港人!以前都係大陸人名!殺到埋身啦!」(雲海語) 有關。年邁的東北村民在台上呼籲守護好下一代,建設好香港,尤其教人動容。

不過,表達訴求、發洩怒火後,群眾仍是一如以往解散,未有做後續佔領,或留下小部份作激烈抗爭。

岑敖暉希望下次遊行都有這麼多人參與,無異是癡人說夢。「針拮到肉」的政治議題可一不可再。況且屢次遊行徒勞無功,人民始終有疲乏的一日。今日人山人海,不保證他朝不會冷冷清清。除非抗爭方式有變,否則難聽點說,每大規模動員群眾一次,就等於削弱民間反抗火種一次。主流傳媒意見領袖還一面倒褒揚,高呼「大型遊行有用」,未免觀察有欠仔細,忽略箇中存在的隱憂。

弔詭是往昔批評「和理非非」最力、揭櫫「以武抗暴」大旗的梁天琦、黃台仰,昨天竟率領支持者參與遊行,跟「和理非非」合流。不是說不可以參與遊行,但作為本土派,理應比「泛民」、「左膠」在抗爭手法上思考出更多可能性吧!所做的與對方完全相同,當初何必破口大罵?揚言什麼「三分天下」?

有網民感慨道:「現在更倒退回最初最初最初的遊行了,香港人還好意思自鳴得意?香港人到底有幾想改變?還是只求心安理得?答案是可想而知。世界上大概只有香港人會沉迷於無效果的『抗爭』,世界上大概也只有香港式『抗爭』是幫政客抬轎的。就是不怕淪為世界的笑柄。香港人,繼續自鳴得意、求個心安理得吧!民主與自由,你們不配擁有。」

不好聽,卻刺中了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