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學三子」判刑事件令各路人馬齊心對抗港共,昨日(20/8)「呼召」了「雨傘後最多人的遊行」出來。各路人馬高呼「不分黨派」,齊齊團結一致俾啲掌聲自己,活像已推翻港共一般 ,實在令人心情興奮。抗爭有希望,大家和平散去然後自我感覺良好,真係令人感動。由獨派左膠到白鴿一同展示了「大團結」的威力,為團結含撚派添了一份彩。獨派伊始就與泛民為敵,今時今日化敵為友真的是「社混一小步,香港一大步」矣。

各路人馬都認為「雙學三子」判刑事件是為「不公義」,故此應不分黨派支持公義,但那班黃絲豬豬又是如此嗎?梁游DQ案,黃絲豬高呼「抵死」、「早知今日」,又何有大公?何有無私?獨派出事,泛民就說抵死活該;泛民出事,泛民就話不分黨派。泛民曾有過「大公無私」嗎?獨派有難泛民就可以不公徇私,泛民有難我們就非得要大公無私嗎?別傻了,泛民只當你們用完即棄的安全套,他日梁天琦入獄,有哪個黃絲豬又會「大公無私」?遊行過後,泛民只會心想:「獨派狗,你的幫助很有用。」然後拍拍屁股就走,你以為真的會無私嗎?

或者有人反駁:「對方有私心,不代表我們要放棄公義呀!」但這樣無私真的是公義嗎?《墨子•非儒下》云:「意暴殘之國也,聖將為世除害,興師誅罰,勝將因用儒術令士卒曰『毋逐奔,揜函勿射,施則助之胥車。』暴亂之人也得活,天下害不除,是為群殘父母,而深賤世也,不義莫大焉!」意即對付暴殘之對手,不可能再談仁義、公義,因為以仁義公義為名放過他們,只是變相鼓勵他們的不義,使天下害不除,使賤人繼續作惡,沒有比這更大之「不公義」。

在泛民有私的前提下,如果我們繼續大公無私,豈非變相縱容泛民之不公義嗎?難道縱容泛民自私自利又是公義嗎?殘暴之人就不應伸以援手,我並非認為要宣揚雙學三子「抵死」,而是我們不應參與泛民之遊行,因為協助泛民根本就等於為虎作倀,助長泛民之不公不義。

各路人馬還為自己放下「私利」參與遊行而沾沾自喜,實在令人作嘔。以「公義」的畫皮卻行「不公義」之實,其愚昧無知不禁令人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