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官認為消滅異見,只有唯獨官聲,天下和諧;事實是異見越壓越強,後果是撕裂社會。】

香港土共想用消滅異議達致香港,效果是撕裂香港,把香港大陸化:香港人分成官民兩大敵對階級,這種官民敵對的政治現實會助長增強香港獨立力量。

土共港共官認為用打壓有理想的年輕人的方法可以實現他們想像中的香港和諧。有理想的香港青年必然對不公義的香港現實發出不和諧的聲音,封了香港青的口,香港只有官聲,沒有了不同聲音,就和諧了。

我不相信香港還有是神話傳說般中的三權分立;我只相信香港是表面上說的行政主義,實際上是直接簡接的共產黨香港黨委統治香港。

黨委統治的政治目的之一是堵絕香港為了改善社會、為弱勢社群發聲及推進本港民主發展的聲音;淹息一整代敢言年青人對社會的熱血及香港人對民主公義的渴求。

共土港共明知但故意裝作不知他們所作所為,後人寫歷史時必定會把他們釘到歷史的恥辱柱上;但是他們在所不惜,決意作惡到底。

神話說法是“香港是一個奉行法治的文明社會”。

你信?

我不信。

有評論者說:一個奉行法治文明的社會已漸漸褪色。

太客氣了,何止是漸漸褪色。依我說是:完全褪色了,甚至徹底變色了。請問在民選議員可以被非民選之權力DQ的事實面前還有甚麼法治文明可言?

請問,以權力清拆人家園,維護囤地人士的權益,讓富豪保有哥爾夫球場;從哪裡可以看到香港今天還有頂點法治文明?社會公義早已經有疾而終:患了黨高於法、權高於法、行政高於法之癌症而終了。

為香港和諧塗脂抹粉者說,今天,香港居民享有集會、言論、遊行、示威和其他表達意見的自由。香港人看到的是港共政權有拉鎖關禁「雙學三子」和「東北案13人」的自由。

請看:“反佔領的親建制組織「保衛香港運動」組織主席傅振中稱說的么話:戴耀廷以法律系講師身份主導違法佔中,「配合反華勢力,顛覆國家政權,煽動群眾攻擊政府,大搞港獨分離主義,企圖破壞一國兩制」,又指戴「煽動他人犯法,不負責任地走法律罅,企圖逃避法律的制裁,損害法律界聲譽,令港大法律系蒙羞」,要求戴「親自在法庭上認罪,盡快入獄找數」。”

再請看:楊振權(上訴庭副庭長):「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鼓歪風,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力為藉口而肆意作出違法的行為。有人,包括一些有識之仕,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鼓勵他人犯法。該等人士公然蔑視法律,不但拒絕承認其違法行為有錯,更視之為光榮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為。該些傲慢和自以為是的想法,不幸對部分年輕人造成影響,導致他們在集會、遊行或示威行動時隨意作出破壞公共秩序及公衆安寧的行為。」

在土共官眼中,法律的精義,不是保障市民權益,守護人權和自由,而是為當權者服務;法律成了權力控民、殺民的刀槍,是官之婢女。有大陸經歷的老年人會錯覺回到文革時代了。

「雙學三子」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因926公民廣場案,昨日被改判囚6至8個月,引發國際社會關注。

除了分裂香港內部,還在外部撕裂香港與世界。請看:19名參與聯署的政治人物來自全球各地,包括英國前外相聶偉敬(Malcolm Rifkind)、英國上議院議員David Alton、英國前自由民主黨領導人Paddy Ashdown、英國保守黨國會議員Fiona Bruce、緬甸仰光總主教Charles Maung Bo、曾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David Kilgour、馬爾代夫前總統Mohamed Nasheed、資深歐洲議會議員Charles Tannock、美國國會眾議員Christopher Smith、印度人權活動家John Dayal、澳洲前駐美大使John McCarthy等,對「雙學三子」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因926公民廣場案,昨日被改判囚6至8個月,表示關注。

國際每多正義輩。除了19名參與聯署的政治人物對香港正義表示聲援外,彭定康更以鮮明文字:“以雙學三子為傲 他們的名字將被牢記”表達他支持香港正義的鮮明立場。在某一方面看,土共今天作為也是分裂今天香港與昨天香港。

回頭說香港人,在香港中立報章網站報導拉關「雙學三子」和「東北案13人」的回應中,以壓倒性勢態支持三子13人,一面倒地反對土共惡行;分明是分裂香港人:把香港撕裂成為與大陸一樣的官民兩大敵對階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