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以寫作作職業的人,圖書館一直是筆者的工作地點。屋企理論上也是個理想選擇,既省錢又方便,只可惜電腦檯後方的床往往會成為一個無底黑洞,在工作途中把筆者整個吸過去。圖書館至少周邊的人也在閱讀工作,基於社會壓力你也不敢太放肆。

在香港數十間圖書館裡,中環大會堂圖書館永遠是筆者的最愛。除了環境幽靜外,閱讀檯旁邊便是維多利亞港的壯麗風光。無論陽光明媚的維港,又或狂風暴雨下維港,都能為筆者帶來源源不斷的寫作動力。

景觀壯麗是其中一個理由,大會堂圖書館另一個好處是筆者可以趁吃午飯時在中環閒逛,由高樓林立的寫字樓區散步到近上環的舊區。

雖然筆者熱愛爬山,但內心深處嚮往的始終是鋼筋水泥的繁榮景色,畢竟水泥森林象徵住我們人類文明的努力和進步,而先進大廈和老舊殘區混合一體的中環更是當中的最佳代表,甚至連美國紐約曼哈頓也比不上。

呃…筆者知道你們腦海吐槽什麼,紐約當然有優秀的地方,但我們香港的優勢是「治安良好」。雖說近年政治氣氛不穩,警隊醜聞連環爆出,偶有強姦搶劫案,但作為一個大城市,香港的治安已經非常之好,犯罪率也很低,至少我們沒人真的擔心出夜街會有性命危險。

還記得曾經有美國女同學對我說︰「你們香港真的很神奇!我從未想像過來到一個大城市,作為一個女人凌晨三時在獨自在街道閒逛時,依然可以如此安心。」

繁榮且治安好」一直是筆者對香港的印象,也是引以自豪的地方。即使看過那麼多本土犯罪檔案,亦寫過「鹽湖城託兒所事件」,筆者也從不懷疑過自己的想法。但當筆者得悉「尋覓者(The Finders)」的存在,再將以往的碎片串聯起來,筆者的信心開始一點一點地瓦解…

我們香港真的安全嗎?

「毒害兒童心靈的Youtube頻道」

以下是Monica Ulrich Facebook帳戶的帖子:

「…大家好!我是剛來到這裡的新人,但早幾年前已經有留意社會菁英操控人口販賣的案件,當然還有披薩門 (pizzagate)。我一直以來都是CD-ROM,從來自己一個上網查找資料,但近日我找到一件很令我嘔心的事,我覺得有責任告知大家,為事件受害人伸張正義。

稍早前,我在UNILAD看到數段兒童Youtube影片。那些製作人明顯是想製作給兒童看,然而他們卻在影片中混入很多很極端的圖片和不恰當的情節….類似的Youtube頻道我挖到好幾百個,我猶豫它們是惡搞,抑或真的意圖不軌。最後所有線索引領我去到更恐怖的方向。

我發現影片下方有數則奇怪的留言,起初看似亂碼,但仔細一下字母間又有點規律,所以是某種密碼嗎?我其實不太在行解碼,但我把留言截圖和影片連結放上來,或者有人能弄清楚這是什麼來…….」

大家還記得前陣子筆者寫過變態A.I Youtuber嗎?那些奇怪影片的確引起公眾關注,大家都在 YouTube Kids撈魚,看看還有沒其實荼毒兒童的漏網之魚。結果是漏網之魚的數量遠比任何人想像中多,而且一條比一條惡毒,看來YouTube Kids的過濾系統沒有如自稱般密實。

例如粉紅豬小妹Peppa Pig被牙醫用酷刑般手段拔牙,發出凄厲的叫聲;Peppa Pig和朋友把人困在房子裡,然後放火燒死裡頭的人;蜘蛛俠打斷Frozen Elsa的手臂;Peppa Pig和Masha去放風箏時,一個拿刀的小丑突然彈出,一下舉起Masha扔進籠子,然後逃之夭夭。

這些影片最大的問題是它們沒有惡搞那種低俗好笑,反倒似刻意借卡通人物灌輸小孩各種可怕的想法和暴力的行為,影片年齡設定也10歲以下。

雖說這些影片對兒童有不良影響,但講到底都是影片來,家長只需小心點,見到可疑影片向Youtube匯報就好了,不是什麼大問題。直到Monica Ulrich找到一段叫「Bad Baby Crying and Baby Learn Colors Giant spider Boss baby Colorful Egg Pencil Finger Family(壞寶貝哭,寶貝學顏色,巨型蜘蛛老大,彩色蛋,鉛筆,手指家庭」的影片,講述一隻大蜘蛛如何逐個擄走手指家庭的成員,最後弄哭了寶貝。

比很其他奇異頻道,這段手指影片並不特別古怪。讓Monica Ulrich好奇的地方是在留言中,有一個叫Mary Gorgan的假帳戶留下了一堆字母亂碼。當她按進去帳戶檔案時,又見到另一組框架密碼。Monica Ulrich的直覺對她說這些亂碼可能和奇怪影片的來源有關,於是乎把資料上載到Facebook和其他論壇。

留言密碼:

MXT MXIMXVV CQX YXYWMDXV WO CMSZYS FDCQ TMZKV
RUZX YDUDCSMDVCDA CMSDEDEK SET TXADYSCDWE WO CQX YDET
KMXXE TXEDSU WO XGXECV SET SCMWADCDXV AWYYDCCXT SKSDEVC CQXY
LXUUWF IXMVWESV AWYISMCYXECSUDBXT

帳戶檔案上的密碼: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快Monica Ulrich的朋友Valerie Walls便找到破解字母密碼的方法,原來只是字母的次序亂了,對應後便能生成完整句子,例如A=C、B=Z、C=T….但當Valerie Walls看到密碼的真意時,驚覺她和好姐妹找到的,可能不只是惡搞影片那麼簡單…

留言密碼(破解):

Red repress the memories of trauma with drugs.
(紅色是用藥物來壓抑創傷記憶)
Blue militaristic training and decimation of the mind.
(藍色是培植軍國主義並抽去個人思考)
Green denial of events and atrocities committed against them.
(綠色是否定針對他們的事件和暴行)
Yellow personas compartmentalized.
(黃色是角色劃分)
Pink core personality entirely destroyed.
(粉紅色是完全毀滅核心人格)

更加詭異的是,上述五種顏色正正是影片中五隻手指家庭成員的代表色,證明這段密碼是有心寫下的,下方更有一個神秘帳戶留空白言,仿佛兩人用秘密組織的暗語交談。另一方面,亦有網民查到這位Mary Gorgan是一名紐西蘭註冊心理醫生,專長治療鬱抑、焦慮和行為管制。

所以Mary Gorgan的留言暗示影片中五種顏色有洗腦功用嗎?這是MKultra洗腦計劃的廷伸嗎?或者留言的是否Mary Gorgan本人也未不清楚,畢竟用真名說秘密好像不太合理?

但當眼前的疑團還未搞清楚時,網民便發掘一個更可怕的真相..

「一個確實存在的虐兒邪教-尋覓者(The Finders)」

大家還記載除了字母密碼外,Mary Gorgan個人檔案還有一組框框密碼嗎?在Mary Gorgan擺放到論壇後不久,很快便有網民察覺到那其實是二進制密碼,「⌠」等於0,而「⌡」就等於1。!

01101000 01110100 01110100 01110000 01110011 00111010 00101111 00101111 01111001 01101111 01110101 01110100 01110101 00101110 01100010 01100101 00101111 01001001 00110001 01110101 01101000 01101010 01000010 01000100 01000010 01101001 01010000 00110100

再轉換成文字,我們便會得到一條Youtube片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1uhjBDBiP4&feature=youtu.beYouTube,名稱叫「LZW KSUJAXAUW GX ZWFJDWKKS SFV AYGJ」。

影片只有一分鐘長,但內容非常洗腦,讓看者頭昏腦漲。先前提及的「洗腦五色」輪流出現,並配上各種尖叫聲,又或奇怪的電影對白,中間還加插數張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詭異照片,例如沾滿鮮血的告示牌、鑲在牆上的蝴蝶標本。

除了看得網民頭暈嘔心外,影片提供到的資訊實在不多。於是網民轉移戰場,嘗試用上一套字母解密法,去翻譯這段詭異影片的名稱和介紹,並得出以下結果:

影片名稱:「The Scarifice of Henrietta and Igor (Henrietta和Igor的犧牲)」

影片描述(部份):「The frown of a clown brings down everyone around yet between me and you the most happy clowns are blue is true for the best thing to do is to avoid them all together.(皺眉小丑把我周圍的人都帶走了,”最快樂的小丑是藍色”是真的,最好的事情是避免他們所有的東西。)」

當看到翻譯結果時,不少網民當場嚇一跳。那段晦澀難懂私的文字並不是原因,真正讓網民戰慄的是影片名稱裡頭兩個名字:Henrietta和Igor。

Henrietta和Igor是曾經出現在一份邪教檔案的名稱。

那個邪教不單止崇拜撒旦,還犯下虐兒兒童、販賣人口的勾當,更加恐怖的是,他們的蹤跡遍佈中國、香港、莫斯科、馬來西亞、北南、北韓、非洲、倫敦、德國和巴哈馬。

他們的名字叫「尋覓者(The Finders)」

在1987年2月4日,美國佛羅里達州塔拉赫西市(Tallahassee)警方接到一匿名來電,說在市公園有一輛可疑客貸車,車內有數名被拐帶的兒童,希望警方前往調查。

警方到場時,發現公園真的停泊了一輛客貸車,於是上前詢問司機。駕車車輛是兩名「衣冠楚楚(well-dressed)」的中年白人男士,分別叫Michael Houlihan和Douglas Ammerman,而車後有六名年約7到2歲、衣不蔽體的小孩。據報告那六名小孩遍體鱗傷、滿身蟲咬、非常非常骯髒,明顯好幾天沒有洗澡,發出陣陣臭味。更加奇怪的是,六名小孩全都沒有內褲。

Michael和Douglas自稱是小孩的老師,來自華盛頓(註:亦是坡薩門的事發地),正前往新墨西哥州一所菁英學校。但由於那陣子美國發生很多兒童綁架案,警察亦發現那些孩子目光呆滯,記憶遲鈍,連基本打電話、看電視、甚至上廁所也毫無概念,只說那些大人不淮他們離開車廂,被逼睡在車後的床舖裡,而且食物也只能透過”某些動作”來換取。於是警察覺得事有可疑,把他們帶回警署,事後亦發現孩子有被性侵的痕跡。

四天後,警方從可靠線人得知Michael和Douglas兩人是來自一個駐紮在華盛頓的邪教組織「尋覓者(The Finders)」。據說尋覓者利用金錢和性行為來拜祭撒旦,而那些小孩是他們進行拜祭儀式時的「祭品」。
線人表示他對拜祭儀式的了解不多,只知包含了祭祀動物和虐待兒童等行為。尋覓者會虐打、精神折磨和強姦他們以獲得「洗腦」的效果。最後線人供出兩個分別位於內布拉斯加州和華盛頓東部的貨倉,說尋覓者都在那裡做他們的勾當。

負責警察Bradley接到情報後,馬上派人突擊搜查華盛頓東部的貨倉。他們發現所謂貨倉其實是一個經改裝的大宅,裡頭有圖書館、兩個廚房、桑拿浴室、熱水浴缸、拍攝室等等。據說拍攝室宛如貨倉的指揮中心,有眾多拍攝儀器。但最讓人心寒的是貨倉有一部份是「兒童培訓區」,兒童培訓區的中央有一個祭壇,四周有玩具散落,還有很多用過的兒童用糞便罐。

警方在其中一間房找獲多部電腦,裡頭不單止有多張性虐兒童照片,還有詳細的文件記錄他們如何購買、綁架和交易兒童。更加恐怖的是,當警察調查電腦網絡時,發現這貨倉只是尋覓者其中一個分部,他們的爪牙還伸及到倫敦、德國、巴哈馬、哥斯達黎加、非洲、馬來西亞、日本和香港

其中一份電傳是尋覓者在香港買了兩個小孩的「報單」,描述如何把他們經由中國領事館的內鬼運往美國(媽的!這只是1987年的事來!)。其他文件寫住他們對加密技術的關注、推有那些物業做基地、僱佣女性從事兒童買賣、和恐怖分子交涉、指導成員滲入執法機關。還有數本檔案簿,寫下了尋覓者不同的”計劃”,但警方沒有說那些計劃的詳情,但據說和洗腦有關。

但在眾多找獲的物品裡,最讓Bradley他們感到嘔心透頂的是一本相簿。相簿記錄了邪教徒和那些受害小孩在一個寒風刺骨的晚上,進行的撒旦儀式。

在相簿中,無論大人小孩都穿上白色祭袍。大人們指導孩子們合力殺死兩頭山羊,並把牠們支解、剖腹、剝皮。

其中一叫「山羊寶寶(Baby goats!)」的照片是兩個孩子用白滑的雙手伸入母羊的子宮內,把裡頭的還有一絲氣息的山羊胚胎挖出來。其他照片還有大人把剛砍下來的山羊頭戴在頭上,小孩把山羊的陽具放在口中。照片拍得仿佛如夏令營般歡天喜地,孩子都展露天真的笑容,但呈現的情節又是如此令人不安、詭異、和病態。

你知道這本相簿的名稱嗎?

「處決Henrietta和Igor (The Execution of Henrietta and Igor)」

正是Youtube那段洗腦影片的名字。

我們先繼續尋覓者的歷史。警方從相簿辨認到其中一名男子的身份,後來亦證實他是尋覓者的首領。他的名字叫Marion D. Pettie,一名自由記者、電腦顧問和情報搜集員。由相簿的標註看,他在尋覓者的別名又叫「Gamecaller(遊戲呼叫者)」。

Marion D. Pettie很快便被警方拘捕。其後又拘捕40名尋覓者,據稱他們劃一是有正當職業、看起來很正派的白領男士。有住在塔拉赫西市的居民認出部份尋覓者曾經穿著駕著名牌車、穿著整齊西裝,但行跡鬼祟地在住宅附近拍照、抄筆記、搭訕和跟蹤。

可惜的是,又或可怕的是,就在見到真相曙光之際,美國警方突然停止調查,理由是尋覓者所做的是「怪誕,但不犯法」,並把小孩送回家中,那40名尋覓者也無罪釋放

更加離奇的是,美國警方放棄調查後,案件竟改由中央情報局CIA接手,並把案件定性為「內部調查」。主流傳媒也合力撲火,沒有再提及案件。官方連串可疑的舉動,再加上Marion D. Pettie的職業背景,不禁讓外界猜疑Marion是CIA的人,又或尋覓者根本是CIA的傀儡犯罪組織,專用來幹那些他們不想沾污雙手的邪惡勾當。

直到現在,Marion D. Pettie仍舊向公眾講那次事件只是一場誤會,他們只是為孩子搞「較辛苦但有意義的活動」。那所房子的豪華設計是因為在二次世界大戰時,他雙親曾經把它借給情報人員、受保護的證人及其家人。

但在我們看過那些衣不敝體的兒童、那間充滿性暗示的兒童培訓區、那些讓人不寒而慄的文件、那本邪教相簿之後,你還敢說那只是”比較怪誕的宗教”嗎?筆者相信大家都不會認同。

「尋覓者捲土重來(還是一直都活躍?))」

隨著網民追查那些荒誕怪里的兒童Youtube影片,他們發現除了Mary Gorgan的留言外,另一些影片也發現假帳戶用同樣的密碼來留言。

例如在一段真人模仿蜘蛛俠的影片「Black Spiderman vs Scream – Real Life Superhero Movie – Video for Kids!」,內容同樣光怪陸離,便有一個叫Sturat Sliverstone的男人留言:

SUU IMWKMSYYXMV OWUUWF CQX FQDCX MSRRDC CW SUU IMWKMSYYXMV OWUUWF CQX FQDCX MSRRDC CW RUZXRDMT @ BXSZN_ANC

經網民破解後,留言意思如下:

ALL PROGRAMMERS FOLLOW THE WHITE RABBIT TO ALL PROGRAMMERS FOLLOW THE WHITE RABBIT TO BLUEBIRD @ ZEAUX_CXT

(所有程式人員跟隨住白兔,所有程式人員請跟隨住白兔去藍鳥@ZEAUX_CXT )

BLUEBIRD,又或Project Bluebird,是美國已被證實的洗腦計劃Project MKUltra的前身,看來暗示住這段影片和兒童洗腦有關。急於發掘真相的網民於是馬上查看句子臨尾的Twitter帳戶@ZEAUX_CXT,不出所料那個神秘Twitter果然帶給他們更多線索,更多的光怪陸離團。

ZEAUX_CXT的Twitter沒有生活照片,亦沒有情緒舒發,有的只是數十組密碼、和一堆帶有迷幻藥色彩的照片。由於密碼眾多,筆者沒有可能一一解析,唯有說出帳戶的重點內容。

(筆者註: Mary Gorgan 和 Sturat Sliverstone 均是當年被捉到40個尋覓者的名同姓)

首先,帳戶有一張披薩的動態圖,讓人聯想起美國民主黨兒童色情醜聞「坡薩門(pizzagate)」。

第二,帳戶還有一張朦朧疊影的照片,照片映住一片空地,空地後方有一棟類似倉庫的建築物,前方有塊寫住不准進入的牌。有網民將另一個由密碼找到的神秘Twitter帳戶@GyKE69(稍後會再解釋由來)裡頭的荒地廢墟的照片聯繫起來,發現兩個帳戶的照片是同一地方來,位於美國南卡羅來納州的一座小鎮佩爾澤(Pelzer)。

佩爾澤只有0.49平方公里,人口只有89人。有網民追查到佩爾澤和歷史懸案「洛亞同集體失蹤案(Croatoan Mass Disappearances)」有關聯。在1590年,殖民地官員John White參加完西英戰爭後,終於乘船返回遠在美州的家鄉洛亞諾克村(Roanoke)。

當John White的船隻在夜晚就快到達時,遠處的村子突然升起求救用的狼煙。他們馬上加快船速,在村莊的碼頭著陸,準備救援。然而,眼前的情況卻讓他們畢生難忘。

據說當時村莊有116人,但他們卻全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甚至連飼養的家畜狗隻也不見了。最讓他們覺得弔詭的是,村莊每家每户的大門都敞開,裡頭的蠟燭還點著,甚至連飯菜也是暖的無論打獵或遠行的道具仍然安放家中,絲毫沒有半點走難或打鬥的跡象,就像在吃飯時突然消失了。

唯一留下線索在在神父家前的一棵樹上,大樹上方刻了數個大字”Croatoan”,據說是「災難難免」的意思。但除此之外,沒有再多證據指出洛亞諾克村發生什麼事,亦都再沒人見過那116名居民。

至於佩爾澤和洛亞諾克村的關係,據說在1590年,佩爾澤是印地安人的居住地,緊貼洛亞諾克村。在1940年,有考古學家在佩爾澤一帶發現一塊小石板,上面刻有印地安人的文字。根據考古學家分析,石板的內容是有印地安人想告知John White洛亞諾克村的真相,但可惜運送石板的人在中途被人殺了。石板的詳細內容也因為沙塵侵蝕而難以辨識。

返回正題,暫時還沒有網民聯繫到洛亞同集體失蹤案和這些奇怪Twitter帳戶,只知兩者發生在同一地點。所以現在網民連繫到只有照片中的大貨倉,有機會是尋覓者的新基地。

最後,網民在@ZEAUX_CXT找到另一段洗腦影片,之後再由洗腦影片找到剛提及的Twitter帳戶@GyKE69,再順藤摸瓜到第三段洗腦影片。但由於解密過程繁亂,筆者就在此跳過。

以下總結了三段洗腦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1uhjBDBiP4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KPSPfsYjZo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py8LGVWQ-k2

那兩段新找到的洗腦影片和頭一段相似,均出現「洗腦五色」,中間又夾雜了很多奇怪圖像和符號。大部分看過的人均稱情緒有點不穩(影片本身沒有恐怖鏡頭),嚴重的甚至頭暈嘔心。

有網民聲稱每段影片的圖象都隱藏了一個凱撒密碼(Caesar Cipher),而破解後會發現這三段影片前後應還有更多的影片存在,但可惜直到現在也沒人找到。 另外有網民說影片屢次出現小孩的玩具,可能暗示了玩具在兒童洗腦的功用。更有趣的是,其中一段的影片上載者的名稱叫LZW YSEWUSDDWJ,可解密成The Gamecaller,亦即是尋覓者首領Marion D. Pettie的別名。

所以這三段錄音想傳遞什麼訊息?或者第一段片有一句密碼可以給到我們答案:

KHAVWJESF SFV WDKS SJW OGMJ XAWFVK = SPIDERMAN AND ELSA ARE YOUR FIENDS (蜘蛛俠和艾莎是你的朋友)

不知你有否發現這兩個角色有何共通點?他們的主色包含鮮明的紅色或藍色,亦即是「洗腦五色」其中兩種。當然稍有常識的你們可能覺得這樣太扯,但這裡想表達的是,有網民留意到所有怪誕Youtube兒童影片均有以下特徵:

1.它們偏好用有搶眼「洗腦五色」的卡通人物,例如蜘蛛俠、艾莎、粉紅豬小妹、變形金鋼…
2.它們教導兒童用的顏色必定是「洗腦五色」:紅色、藍色、綠色、黃色、粉色(見下圖)

如果綜合我們以上所有線索,便能猜到這三段影片上載者想表達的訊息:

有立心不良的人(或組織)精心製作數量眾多的變態Youtube兒童影片。除了用血腥、意識不良的情節去荼毒兒童心靈外,還透過影片頭的顏色,再配上我們不清楚的心理控制技術,可能是聲音、光暗、又或玩具相片,去洗腦觀看的兒童,達到毀滅人格、培育軍國主義、又或遺忘被虐記憶的效果。

有網民說這一切可能是為了培育「邪惡新一代」,來完成新世界秩序。

如果這樣的話,又有兩個問題浮現:

1)誰人製作這些變態Youtube兒童影片?
2)誰人在這些影片留言來留下密碼、奇怪twitter帳戶、和上面三段youtube影片呢?

尋覓者是一個比較大機會的選擇。從尋覓者的歷史得知,他們不單止勢力龐大,背後有CIA撐腰,而且當時找到的相簿指出了尋覓者不滿足於淫穢兒童,還喜歡精神折磨他們,控制他們的心智,灌輸邪惡的思想。況且他們還有數個文件檔,內容暗示拐帶兒童外的計劃,說不定Youtube洗腦影片正是他們的計劃之一。

然而很多網民混淆了製作影片和留下密碼的人,筆者認為這是兩夥人來的。直截了當,如果筆者是尋覓者的話,絕對不會把自己的陰謀大計寫出來,現實沒有那種把邪惡計劃滔滔不絕說出來的大佬。

相反,我們留意到那些線索雖隱晦,但有一定引導性,希望公眾知道尋覓者仍然存在,而且用Youtube實行他們的計劃。筆者認為這可能是洩密者所為,還記得當初是因為有匿名電話打到警署,警察才找到那輛貨車和六個小孩?說光明勢力可能有點浮誇,但正直有良心的人仍然存在。

當然,有網民提出另一更黑暗的可能性。就是那些線索和密碼是給分佈在世界各地的尋覓者,教導他們如何自制洗腦影片,和基地的位置。

可惜的是,網民的調查被多番阻攔,先是4chan /pol/所有關於此案件的帖子都被管理員刪去,正如坡薩門和外星人照片。另外,當初有份做調查的Facebook網民受到電話騷擾。最令人不安的是,近來網民繼續破解twitter密碼時,有一個新連結出現,寫住「stay away !(走開 !)」。

所以真相是什麼呢?我們還不知道,唯一肯定的是,世界真的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安全…

「香港.暗港」

筆者依稀記得數年前有篇新聞,一名外國人在香港吸毒,好像犯下了殺人罪或販毒。被捕後那名犯人向記者香港是很恐怖的地方,是香港害它如此。雖然筆者認同香港的樓價很恐怖,但未至於形容到罪惡城,所以不以為然。

一兩年後,筆者寫過「鹽湖城託兒所陰謀論(SaltLake City Daycare Consipracy)」,講述一間託兒所疑似從事人口販賣,最後竟有張”訂單”是來自香港旺角某公司。儘管如此,筆者仍安慰自己那可能只是販毒、空殼公司等平常犯罪。

但當筆者在中環圖書館寫完這篇「尋覓者」,不禁愣然抬起頭來,用訝異的目光環顧四周,原來熟悉的環境突然變得陌生,這裡真的是香港嗎?

1987年,離筆者出世的年份不遠。憶起自己尚算過得安穩快樂的童年,然後又想起有年紀相約的香港小朋友就在那時已經被賣到外國,被陌生人淫慾、洗腦。這想法讓我當場毛骨悚然。

這次「尋覓者Youtube事件」絕不是單一事件,如果你們憶起「披薩門」和早前筆者寫下的美國政客虐兒影片「Fatherhood」,再聯想起尋覓者背後的CIA和MKUltra洗腦計劃,你會發現所有事件都指向一個源頭。

跨國虐兒邪教組織的存在。

更恐怖的是,他們不只局限於「外國的都市傳說」。他們的爪牙早已佈滿國際,香港當然在名單之上。那些穿著整齊西裝,外表斯文的尋覓者早已潛伏在我們之中。我們香港過住的安穩生活是真實的嗎?還只是表面的繁榮?

或者你心中已經有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