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港視攞唔到牌,係近年政治分水嶺。最少,「冇得睇電視」令一眾師奶兵團明白,政治並非想像中遙遠,無好嘅制度,做順民都會蒙受損失。當日嘅示威,令當局封閉公民廣場,而闖入公民廣場,則直接引發雨傘運動。今個星期雙學三子判監,都係因為公民廣場。所以港視冇牌,實際上係過去五年政治潮流嘅起點。

不過睇番事件主⻆,冇牌反而造就左佢另闢門徑。星期五嘅中期業績,港視總銷售額比起舊年同期上升270%。用六月嘅單月成積乘以12,港視理論上嘅全年總銷售額折合係港幣10億。而且係今次業績公告,港視亦暗示可能會放棄電視業務。雖然開張之初,王維基都X左唔少次,但係依上半年仍然有149,000顧客,證明形勢逐漸穩定。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做唔成電視,但係做出一個網購,其實都唔係壞事。

海洋文明,其中一個性格就係策略要活。大陸文明之下嘅農夫,要生存只能夠耕好自己塊地,所以可以做到嘅只有努力去耕,希望「人善天不欺」。海洋文明,則要對周邊環境非常驚覺。揸住隻船,海面有一大舊烏雲,策略係行另一條航線,而唔係努力向前,死衝過來。所以英語話:「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對海洋文明而言,做隻死衝嘅牛而失敗,係閣下自己嘅問題。

成個「香港人民運動」來講,亦係同樣道理。今日對方以電霆萬鈞之勢攻擊,就要搵位係其他地方做野。以議席或社運模式議政,只係其中一策。實際咁講,就算今日太平盛世,香港有七十個立法會議席、十幾個司局長職位、四百幾個區議員職位,總共係五百個位左右。假如有兩派勢力民主競爭,需要雙倍人才,亦不過係一千人。再加評論員、智庫研究員、議員官員助理、培訓中人才等,成個行業生態係講緊兩三千人。眾多門派加埋,其實都有兩三千人,人數並非不足。

所以大眾參與,太平之時係投票,抗爭之時係示威,但係從來都唔會係大部份人嘅正職。幾十萬人嘅大示威,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並非可以次次強求。反而用自己係各行各業嘅知識同影響力,係日常觸及到嘅領域彰顯價值,先係運動長期經營嘅法門。

劉仲基講嘅搶佔基層組織,長毛講嘅成立抗爭後援會(上星期六「大和解論壇」上提出),練老講嘅要係「代議士」之外,另外支持「代抗士」,全部都係同一個道理。傳統上,一直有律師為一眾義士服務,默默付出,但係社運圈之外並唔出名。個別金融人仕,或會支援部份組織。表面顏色甚淺嘅商界領袖,有意無意咁,幫黃營行少少方便。依類支援,正係依一刻保存社運血脈嘅重點。

不過係社運之外,亦有其他方面可以做功夫。早幾個月有中學先生將《小王子》翻成粵文,同抗爭係零關係,但係實際上幫左推廣粵語寫作。九巴珍惜一眾巴膠,將送別白色巴士變成一次活動,令巴膠開心,亦加深左本土歷史嘅存在感。好多依一類型工作,完全冇抗爭門檻,但係極需要人手推動。

見到前面海面有十級颱風,有人願意與之挑戰,當然需要支援。但係亦需要有其他人,努力搵出其他航線,繼續旅程。如果係政治肅殺嘅氣氛之下,香港人仍然保持自我,由睇戲聽歌,到生活語言,到工作態度,都仲係同深圳河以北有顯著唔同,我們就仍然有機會,颱風之後再次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