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兵器時代嘅陸軍戰役,兩軍對陣,短兵相接,目的係要打散對方嘅戰線。敗軍甚少會係戰線之上全軍覆滅。更多時候,俾對方衝散戰線之後,敗軍一係潰散,俾對方有機會掃盪撲滅;一係俾對方切割成幾段戰線,再俾對方逐一擊破。所以係戰場上,友軍受創首先需要冷靜,守好自己嘅戰線,防止全面潰敗。

依兩年來,獨立派、自決派、溫和派裂痕愈來愈深,當中有路線爭議,有策略爭議,亦有人將其他派系錯誤放大,成為其他派系嘅原罪。孫中山當年聯俄容共,張學良策動西安事變,都直接令共產黨壯大,因此到底策略上應該先安內定係先攘外,係每一個人都會思考嘅問題。加上對方歷史上擅長諜戰,友好組織俾敵方滲透有實在風險。所以,每次失敗,都好容易變成「對方係鬼」嘅所謂證據。

到左今日,對方已經兵臨城下,赤裸裸咁將各派收監。依個時候仲顧住以前嘅恩怨,同洪水襲來,但係仲掛住爭家產嘅不肖子一樣咁冇出色。就算退一萬步去諗,其他果幾個陣營再有不是,過去幾年佢哋嘅存在,直接保障左自己嘅側翼。而家就算唔肯和解,都要知道情況已經更加凶險。稍有不慎,就會變成孤軍作戰。

當然,令我哋恐懼就正係對方嘅如意算盤。封建時代,平民不得直視貴族;華夏王朝,平民見官需要雙膝跪下;到現代各式極權政府嘅白色恐怖,都係要你心存懼怕。所謂官威,就係要你驚,唔夠膽同對方據理力爭,咁對方嘅管治成本就會大降。只要一代人因恐懼而滅聲,一代之後就會變成順民,反而覺得官威係理所當然。

管治成本大降,先至會出現以少管多嘅殖民政權。滿清入主中原、納粹掌控歐洲,都係靠同一招式。所以「唯有恐懼,才需恐懼」,係今日嘅環境係至理名言。而且係依一刻,先更需要緊守自己嘅戰線。戰線眾多,無需每一個人都同對方正面衝突。反而傳播理念、承傳文化、捍衛價值,更需眾志成城嘅人力。

長期來睇,今日情況並非絕望。各國民主自由,都係一代一代咁爭取,又一代一代咁保存,先至發展出來。民主同財富一樣,係靠長期累積,而非希冀一次成功。十年前筆者開始不滿當時嘅民主派(而家所謂淺黃陣),就係因為佢哋將雙普選變成童話故事,彷彿爭取成功,就可以「從此而後,王子公主就快快樂樂生活下去」,而從來唔講,創業難,守業更難。

英國雖然有光榮革命,但實際上亦係內戰嘅延續;光榮革命之後,亦需幾次改制,先至成為今日嘅民主社會。美國打完獨立戰爭,又打南北內戰,最後靠一場民權運動演變成今日局面。就算鄰近嘅台灣同韓國,七八十年代都經歷過我哋而家經歷嘅事情。只要我哋學會應對,危機愈大,只會令香港民族愈戰愈強。將來功成,亦更會珍惜。所謂民族魂,就係咁樣逐點累積而成。

而且今日局面,雖有香港內部原因,包括黃營策略錯誤,包括大中華或香港兩個民族論述都尚未完善,包括安穩太久,人民缺乏危機意識等等,值得我哋深思。但係亦有成個亞洲嘅大氣候。南海、北韓、印度,其實問題都係源於同一個大氣候。如今局面,係打緊政治嘅十級大颱風。

郭靖果招「亢龍有悔」,出自《易經》,下一句係「盈不可久」。同現代話講,就係「凡事太盡,緣分勢必早盡。」颱風雖強,破壞力大,但係終會減弱。只要打風時候唔好俾個風吹走,總會雨過天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