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健事件,劇情峰迴路轉,或會成為香港史上最大宗的抄車事件。然而,政治從來不如表面後簡單,筆者對此次疑似中共強力部門跨境執法/犯法事件有一些理論與想法,但是,若純粹寫出結論,恐怕不夠客觀,流於毫無根據的陰謀論,甚或網絡上無謂的紙上爭論。故此,筆者決定羅列出是次事件中,筆者觀察得出的有關事實,最後才提出筆者的推論,讓各位讀者可自行推論或批判。

1. 林子健是香港民主黨最年輕的創黨黨員。

2. 於2006年的「真兄弟事件」中,司徒華與何俊仁指派林子健滲透並潛伏於懷疑被中共滲透的民主黨「改革派」之內,查證「改革派」是否被中共滲透,即做無間道。

2.1. 「真兄弟事件」即於2006年,一個署名「真兄弟」的民主黨員,向「改革派」黨友,發出第一
封電郵。 電郵的內容提及不少「改革派」經常討論的話題或黨務,似乎對「改革派」的秘密瞭如
指掌。此電郵發出的三天後,該名署名「真兄弟」的人士,設立了一個以「重大發現」為題的網
誌,公開「改革派」私下的電郵討論,令公眾知曉民主黨內部的黨爭,亦令民主黨部分黨員,例
如司徒華認為「改革派」被中共滲透。

3. 林子健或甚有才幹,令其可成為民主黨最年輕的創黨黨員,以及由司徒華指派成為卧底。

4. 林子健於做無間道期間,兩面不是人,「保守派」認為他是「改革派」的中共間諜,「改革派」認為他是「保守派」派來的卧底。他自稱是次事件令他精神狀況堪虞,甚至患上抑鬱症。

5. 「林子健對端傳媒表示,大約在2004、2005年的時候,他經當時民主黨一位港島區區議員、屬於少壯派的黨友介紹,認識了幾名自稱是「國安」的大陸人。幾人是上下級關係,不時聯繫林子健,特別是每年「六·四」、「七·一」期間,常會來香港見林子健。2006年「真兄弟事件」後期,國安 A 和 B 曾在旺角一家酒店見林子健,警告其不要再洩密。而後來他做民主黨中委期間,常聯繫的有 A 和 B,還有級別更低一些的 C。 」 (參見端傳媒報道)
縱使沒有相關報導,林子健於做卧底時需要接觸中方人士實在合情合理,而中方人士一直有林子健保持接觸亦合符情理。

6. 林子健提供虛假消息,邏輯上不等於林子健沒有被強力部門綁架或釘大脾。例如,某人/某部門其實於油麻地綁架林子健,再脅迫林子健向公眾聲稱於旺角被綁。又例如,先脅迫林子健於旺角出沒,確保攝錄機拍攝其身影後,才綁架林子健並施以酷刑。

7. 林子健真的自導自演,沒有任何人綁架,自己釘自己,邏輯上亦不等於沒有中共強力部門完全沒有插手。例如,筆者被某人威脅,若筆者不自殺,則殺掉筆者家人,那末筆者最終自殺,某人的確從來沒有實際參與,然而某人依然是筆者自殺的幕後推手。

8. 所以,攝錄機的影片屬真屬假,傳真社有否被收買,其實並不重要,至少,並不代表林子健沒有被綁架,亦不代表中共沒有參與是次事件。

8. 林子健事件後,建制派的反應比林榮基和李波事件時更迅速,亦更戲劇和具體,甚至提及離奇過拍戲,予人早知事實,胸有成竹的感覺。

筆者的推論是:林子健被中共某派別人士脅迫,自釘/被釘,再提供虛假情報,再開記者會,一令民主黨與一眾支持民主媒體及KOL集體抄車,名譽受損;二令公眾懷疑先前銅鑼灣書店一系列事件的真偽,三令若以後有任何疑似強力部門跨境執法/犯法的事件發生,公眾亦只會半信半疑,甚至麻木,日後中共的任何行動皆可以林子健事件開脫。

退一百萬步,林子健是次事件完全自編自導自演,沒有任何勢力插手,邏輯上不代表銅鑼灣書店一系列事件為假,亦不代表一地兩檢是好是壞。再退一千萬步,即使假設銅鑼灣書店一系列事件為假,林子健事件亦為假,邏輯上亦不代表中共並沒有、從來沒有、將來不會有進行地下行動,甚或跨境執法/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