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大英帝國,或會令不少人泛起無由欽佩之情。然而,英國的政治制度固然有不少可取之處,但世上並無完美的政制,希望各位能先拋棄「西方民主必然美好」的先見,客觀地審視其政制之利弊。

首先,英國的政制屬於代議民主中,議會制分支中的西敏制。議會制的基礎在於,由人民以普選形式投票選出議員,而這些議員所成立的議會則是國家權力的中心,由議會中的多數黨領袖或政治聯盟領袖擔任政府首腦 (總理 / 首相)。由人民選出議員代議政務,再由議員組成的國會中選出政府首腦,以此制度體現主權在民的民主原則。

至於英國所行之兩院制固然有其歷史原因,在於平衡貴族和平民的利益,故設立由貴族組成、並可世襲議席的上議院,以及由平民組成的下議院,當然,成立兩院的動機亦某程度上反映出精英認為單靠人民的意見決定政策無疑是危險的,以上議院的精英制衡下議院的民粹,至少在理論上是如此設計。

好了,究竟英國的政制又對香港有何啟示呢?

基於現實考量,在此筆者會撇除紙上談兵的制度優缺點,集中於英國這個現實環境之下,其代議民主制的運作狀況。

首先,我們整天批評港豬,沒有資格擁有民主,那麼,西方高等白人種族又是否西豬呢?從最近發生的情況觀察,所謂西方選民,其實都是西豬,沒有誰比誰高尚。在英國脫歐公投中,大部分支持脫歐的選民是基於脫歐陣營於公投前的承諾而投票。好了,脫歐成功,英國媒體揭露上述承諾乃謊話連篇,例如,當時脫歐陣營在公投前聲稱脫歐成功後,英國政府將可省下原先每週須上繳歐盟三億五千萬英鎊的費用,然而這早已被揭穿是欺騙選民的手段;另外,不少脫歐陣營的政客於公投後亦承認選前的承諾難以兌現。甚至有支持脫歐選民坦承當初投票只為表達不滿,沒有想過最終會成功脫歐。夠豬了吧。還有一個案例證明英國選民也是豬哦。最近的英國大選,工黨的郝爾彬奇蹟地獲得大量選票,粉碎了保守黨文翠珊趁工黨病攞佢命的如意算盤。選前外界一直看好保守黨,何解工黨竟可絕處逢生?原因在於,英國的選民,尤其年輕一眾,支持郝爾彬的極左政策:向高收入人士加稅5%,免除大學學費,將郵政、鐵路和能源國有化,增加在醫療、教育和基建投資的撥款等等。這些政策看似貼地德政,卻是完全違反基本經濟學原則,大開國庫,灑盡金錢,卻無有效開源之策,然而英國的選民並沒有考慮到後果,只想享受政策短期的優惠。憑此二例,足證英國選民好撚多都係西豬,英國的民主制度依然無法避免民主的禍害。

第二個英國代議式民主的缺點,甚或是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點,就是精英一直把持統治階層,實際上就是寡頭壟斷。看似有眾多政黨可供選擇,其實都係同一班人。天生的精英階級。人性本來如此,既得利益者絕對不會甘願釋出權力,就算願意,亦只會釋予同是精英階級的人。在民主競選的制度之下,大黨必然享有優勢,要在大黨中獲得相當地位,必然靠自己,老豆,或者老豆的老豆的關係。的確,現時西方形勢主流支持小型政黨,卡梅倫正是例子,然而卡梅倫並不是出身寒微之人,其家族在英國金融界有著源遠流長的歷史,簡單來說,就是有錢人。 天生的精英血統,後天的英才教育,自少接觸的皆是同樣的精英階級,知識與才華早在子宮時已激盪發酵,以資產編織出華采的大道。當然,總會有一些政治領袖出身低微,然而,當你想競選,真正意義上的競選,而不是陪跑,你必然要各制度妥協,加入建制。當加入了建制,你已是建制的一部分,所作所為必然維護建制的利益。是以,到頭來,我們不論選誰,都只不過是在選出精英階層推出來的人物。所謂代議民主制,其實是精英壟斷,他們從來不代表我們,與雨傘運動時拆大台的動機相近。

那末,我們應該怎麼辦?當祖家的民主制度原來也不是完美,甚至缺點重重,香港未來的民主制度應當如何?

筆者無能力提供答案,只能羅列世界各地的現實例子,希望啟發各位思考,下一篇文章,將會談到民主大國:美國的民主政制。究竟一個擁有公認甚為完善的制度的國家,能否創造出最接近完美的民主政體?且待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