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興德學校先被揭發以「影子學生」騙取教育局津貼,再爆出偽造文件、高壓管治 (校園安裝多個有錄音功能的閉路電視。教師強迫前往深圳派傳單,請病假需交 6 張餅卡或 300 元「慶祝自己病癒」。家長會討論校政問題被校長以「非法集會」中止) 等醜聞。儘管校長陳章萍聲淚俱下:「其實我都是受害者」,教協會長馮偉華指出,該校多位教師飽受精神困擾,陳猶如「土皇帝」。說真話抑或演戲,大家一目了然。

民主黨許智峯認為,「興德之亂」只是冰山一角,誠哉斯言!事實上,它反映香港教育在赤化日亟下火速沉淪,這才令人擔憂。

據報導,興德學校 2011 年曾面臨殺校危機,全賴陳積極北上招生,學校才得以繼續營運。因成功開拓生源,陳獲得鄉事派校董信任,即使以鐵腕手法治校、屢罵教職員,校董們仍然用「阿爸打仔,天公地道」為其辯解。

尤其甚者,14 名教師看不過眼投訴,2 人遭校方解僱,其餘 12 人接到不同程度的警告。沒參與投訴的教師,高調表明不想跟參與投訴的教師合作。有家長更舉牌表示不歡迎該批教師。「沉默派」、「敢言派」互相傾軋,陳竟未有居間調停,任由鬥爭持續。

只著重事功、要求對權威絕對服從、分黨分派搞內鬥,通通屬於中國人的醬缸文化。毒素直滲透到骨髓,還要弄虛作假,將一天課也未上過的小孩姓名置於學生名單「造數」,此和「大躍進」時期各地虛報糧食產量有何本質分別?

校長變暴君,教師變教員,受苦始終是學生。教育乃一門志業,奉勸各校長教師反躬自省,一言一行發乎良心,校董們則勿胡亂干涉學校內政,滋長專制獨裁而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