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開始掀起有關女性主義討論,尤其連《哲學有偈傾》都有一集係傾呢樣,可能係因為Emilia賣相事件又炒返起呢樣。基於香港人三個鐘嘅記憶,決定要快快手手同大家傾吓呢個問題,而由哲學有偈傾呢一集做出發。

其實筆者下年先大學畢業,而我嘅本科入面都有一班人同埋一個topic專門研究呢個topic,甚至其實有Gender and Society比我哋去讀。不過實在筆者係無讀到,並非因為唔支持性別甚或乎性取向平權呢個議題,而係我覺得大部分所謂有關性別嘅命題,好多時都可以抽離性別討論。

首先我係認同Lala所講,如果要做到性別完全平等,只係有一種可能性,就係將性別呢個系統完全廢除。以下首先想由生理性別角度講咗性別平等嘅問題,再喺社會性別開始講關於女性主義嘅問題。

生理性別於我而言係以一個系統嘅形式存在,去用客觀條件上以生物特徵去區分男同埋女。而一如仇思達(編按:盧斯達?)所講,男同埋女生理上的確係有佢哋嘅分別存在。即使你可以話係因為由魚耕狩獵年代開始無去訓練所以令到女性身體進化及不上男性,呢樣喺現代仲話呢樣係父權壓逼只會淪為笑柄。因為會產生無窮後退嘅問題,我地更加可以追溯到去造物主點解要咁樣製造人類添,而去到呢度我希望大家可以接受到呢樣嘢,如果唔接受嘅都有啲難繼續討論落去。

咁當我地接受咗生理性別係(現世)生而有別的話,咁問題就係在於點樣用客觀嘅環境嘗試平衡兩邊嘅天秤。例如運動咁,男女會分開比賽。呢啲就係接受咗先天差異之後用其他方法去令兩者嘅環境更加平等,喺針對客觀因素嘅情況吓係非常受用。當然大家可以拗依家嘅發展女性未必係比男性差,呢啲所謂平衡機制已經不再受用。但係呢啲嘅機制完全可以用客觀計算去調節,假如我哋人類發展去到某一日係實証到男女嘅身體發展已經完全平等既時候,呢啲機制係絕對可以撤回。

簡單講,如果係講緊客觀嘅生理條件嘅層面,例如運動能力咁,我哋需要承認係因為男女先天有分別先導致現世有不同機制嘗試平衡呢樣野,的確隨時推移呢啲差距會越見縮窄,但正因為呢啲機制只係因為客觀條件以定落,絕對係可以容易哋根據環境轉變而改變。如果你要所謂追溯番呢啲因素去到農耕魚獵嘅父權為尊社會,喺實際操作上係一啲意義都無,因為佢地已經變成客觀環境因素。如果你要講既係人類思想上仲存有呢個概念,就係下一部分嘅問題。假如要生理性別上做到完全平等,只可能係因為男女進化到生理上各方面完全相同,或者以外力平衡兩者,好似馬咁,雌馬喺普通比賽會有讓磅令到競賽環境平等。呢兩樣最終極嘅思想都係不以男女而分,而係將所有人泛稱為「人」。

去到社會性別,亦都係我唔妥女性主義嘅地方就係包攬議題,以所謂凝視呢個問題出發,喺我嘅理解,凝視嘅問題係在於當男性或者女性對其他人嘅外貌等等以某一個標準評頭品足,就係因為我地嘅「父權基因」同教育作怪。但係返返去一個重大嘅問題,當一個人類對另一個人類產生愛慕之情嘅時侯,不論性別,其實多數會由面孔出發。哲學家萊維納斯講過,人類嘅面孔係一種顯現,當你望到佢嘅面孔嘅時候,你就會有一個先驗嘅感召就係「你不能殺戮」,呢個唔係一個理性連結,係先驗地人類對其他人類嘅感性連結。所以基本上,雙性戀,異性戀抑或同性戀都好(不詳述其他可能性),你想對佢有情感連結都係會由外貌開始(上面係講緊戀愛)。

當然各位女性主義者睇完上面之後會話我好膚淺,因為所講嘅凝視唔係淨係講外貌,而係唔同嘅身體標準,例如肥瘦咁。但係呢個層面上仲關唔關性別事呢?當然,不同性別會有不同嘅標準,但係究竟係個標準個內容有問題定係個標準本身存在已經係一個問題呢?我就會更傾向後者。如果標準存在本身已經係一個問題,而標準係不論性別地存在嘅話,咁凝視呢個問題就唔應該喺性別層面討論,而問題係出於sensationalism(抱歉筆者唔識譯番做中文)影響到連人類嘅身體樣式都要改變埋,而且文化單一化令到一個地方,甚或乎全球嘅評審標準都單一化,尤其係審美方面,因為正如啱啱所講,面孔係一個人類望另一個人類最先會望嘅地方。

其實我認為好多時女性主義者所提出嘅問題都可以完全抽離性別呢個框框去傾,無論係生理定社會。而正正因為佢地將大部分嘅問題都包攬嚟講,所以先會出現「呢個社會深受父權壓逼」嘅感覺出現。其實嘉賓Lala已經充分將呢樣嘢表達出嚟,問題就在於,假如佢認為呢樣嘢係一種階級嘅問題,而亦都要用到咁多階級分析嘅專有名詞去講嘅時候,點解會認為呢樣嘢係一個父權問題而係一個階級問題?最重要嘅係,究竟呢個所謂父權系統同階級系統嘅分別係喺邊到呢?假若認為父權系統同階級系統所講嘅最大分別就係在於性別,尤其係女性會受到更大壓逼的話,其實最根本嘅解決辦法就係同生理性別嘅處理方法一樣,等呢啲價值自然提升成為同其他價值平等,或者係以外力平衡兩邊,而唔係將所有議題包晒落自己度,強迫人哋同化。

假若大家係對階級問題係有理解嘅話,絕不難發覺根本嘉賓去到中後段講嘅大部分都係階級問題,而最後講嘅就係價值解放嘅問題,亦都係唯一可以話關性別事嘅問題。假如夾硬要話所謂父權社會比階級系統多嘅野,就係因為一啲較接近原本社會性別中嘅女性價值係更容易受到束縛,例如愛慾,所以會令到某部分嘅社會性別價值更容易受壓逼。咁其實要做嘅嘢根本就只係將呢部分充權,解放以前對呢啲價值嘅枷鎖。除咗呢樣嘢之外,根本無一與性別有關,咁又點解會叫我做女性主義者呢?其實點解女性主義者唔繼續將精力擺喺平權,仲要夾硬話「其實我哋唔係為咗要充權咁簡單」?

雖然個答案都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