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源斷正症開錯方

一個利益集團總會出現一些異類,當異類少數時,是異己分子,異類成眾,分裂後,是異己集團。劉源是共產黨利益集團中的一個異己分子。說劉源是共產黨利益集團的異己,是不全面的,他只是偶而發出異言而已,並不是從分利益集團中分裂出來;他現在仍然坐在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這座權官交椅上;是共產黨利益集團的主要成員之一。
劉源身在曹營心知曹事,加上他黨性未息滅人性,有些理性,所以,他會為其所屬利益集團處境擔心和操心。他診察到共產黨目前最大問題是太腐敗、人心背向。

按照劉源的思考是:共產黨能執政是因為依靠工農兵;現在的危機就是脫離了工農兵。

因為劉源是共產黨人,且是黨的權官,他這一思想可以說是足夠離經叛道了。若是共產黨外一個普通和正常的人的話來說,應該是這樣的:「共產黨奪權集團初期打劫民間財富(搶劫地主資本家財富)時多少能把少量財富兼顧中下層民眾,加上虛無的政治名位,欺騙還能生效,中下層民眾尚可忍受其統治;在只有黨真理部可出聲的黨天下,形成了民心載黨舟的假象。」這一假象,被劉源導解成為共產黨能分清敵我,能聯繫群眾,能依靠工農兵學商兵群眾。

但是今非昔比,用劉源的話來說就是「現在的工農群眾,很多人對我們 怨聲載道。他覺得你們是既得利益者,再怎麼發展,都跟自己沒關係。」用民眾的常識話來說,就是共產黨奪權集成功剝奪完中國的地主資本家後,把刀舉向平民百姓,把民間私人財富完全洗劫袋入黨的荷包,繼而轉入權官的紅後代官後代荷包。”

作為一個中國人,尤其作為一個評論中國時政的中國人,必須認識和承認如下事實:現在的中國是由共產黨充當總地主總資本家的私有制、自由市場;普通的民間地主資本家不成氣候。劉源當然不會也不敢作如是深刻的理解和表遠;他只能用比較中性的話說:「富的太富,窮的太窮。」

出現這個情況,劉源指出此病名叫「腐敗惡疾」,還指出此腐敗病已經嚴重到「這些碩鼠蛀蟲居然爬到了中央高層…最可怕的是腐敗已經滲透到黨的肌體,形成吏治腐敗,這才是最要命的。」

劉源斷症:他的共產黨犯了致命重病:腐敗。此病的併發症是「人心背向」。人心怎麼會不背離為富不仁兼且無惡不作的總地主總資本家?

人們看到劉源斷症正確:因為「富的太富,窮的太窮」,所以,人心之水不載共產黨之舟,人心背向共產黨。這一診斷基本準確。
於是,劉源開了藥方:補「鈣」。甚麼是「鈣」?

劉源說是:忠誠之心、錘煉黨性修養、讓高中級幹部的精神家園崇高起來。這副葯可名為思想救黨葯,或忠誠救黨葯。他開的是一副劇毒葯:加速共產黨滅亡。

也許,這將是劉源為中國立的新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