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香港於九七年間淪入中共政權的魔掌後,我們一直高喊民主。然而,呼喊的大眾,包括我們深痛惡盡的港豬,亦包括熱衷於批評港豬的我們,是否清楚自己呼喊要求的民主,其本質意義是甚麼?又或者,我們是否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民主類型?

「我要真普選!」、「時代革命!」、「命運自決!」、「香港獨立!」。眾多的口號,加上澎湃的熱情,我們彷彿將民主這個理念幻化成簡單的圖騰,只要高舉這大義凜然的圖騰,就代表自己是進步而文明的人。港豬如且不論,不少自詡為思想進步者,包括筆者自己,亦從未想過深究圖騰背後的意義,翻出圖騰的內部細加檢視;甚至一些所謂學者及社運領袖亦不能免俗,一邊揮舞民主大旗,一邊大叫「民主自決」此等荒謬口號,然而卻可高票當選,晉身立法會,一葉知秋,在香港,民主從來只是一幅高高在上的膚淺旗幟。

我們高喊,我們痛哭,我們反抗。荒謬的是,我們承受上述苦痛之時,竟不知道我們追求的是甚麼。

知道問題之所在,下一步自然是思考如何解決問題。先不論各位的政治立場,相信大家都會同意,追求民主是正確的。然而,我們應當事先理解,所謂民主,究竟代表了甚麼?在光輝的旗幟背後,是否全無黑暗?是以,筆者打算撰寫一系列有關民主的文章,激發各位有志之士的思維,甚或思考民主政體是否適用於香港。尤其是支持港獨的同道。獨立的前方,矗立著無數障礙。而決定獨立後的政治制度及政體,自是其中一個最巨大,亦最重要的障礙。

載返個頭盔先。首先,上文提及的「我們」,只是為了行文方便而已,準確的意思應為「在香港追求民主但其實唔太清楚民主係咩但嗌民主又幾型又文明所以我跟住一齊嗌之人」。筆者相信,在羣眾之中,當然有為數不少的智者,在呼喊同時非常清楚自己追求的是甚麼。第二,這一系列文章只為剌激大家思考,同時整理筆者的思緒,並不代表文章所述為真理。筆者只是一介布衣,從未接受有關政治的學術訓練,文章唯恐有錯漏,還望各位多多包涵,亦麻煩大德們不吝指正。本來這些文章實不應由筆者此等閒人撰寫,但有資源嘅人唔撚做,我睇唔過眼唯有寫下,民主派得六四黃金比例庇蔭多年,掌有立法會資源,聲稱為推動民主不遺餘力,數十年過去,你睇下D所謂黃絲港豬中產,有邊撚個真係清楚民主係咩?點樣得到民主,邊個民主政體好D,邊個有咩缺點,佢地唔好話知,連諗都無諗過。民主派,俾咁多年你地,唔好話結果啦,民主有無係香港開花呀?又含淚投你地?不了,投Treegun都唔撚投你地呀。

言歸正傳,所謂民主,其實有好多種,單論種類已有十多個,例如古典的直接民主,共和民主,自由主義民主,社會主義民主,左膠最愛的審議式民主,甚至中共所謂的民主集中制 (其實唔係中共創立,而係列寧),亦是民主其中一種形式。然而,筆者不會專門討論各項種類,而只會集中所謂直接民主,以及我們一般追求民主時,其實是要求代議民主制的以參與式民主為制度的自由民主制政體,而以上政體又可以掌政機構再分為總統制、議會制以及半總統制。唉,咁撚多專有名詞,你唔悶我都悶,但亦證明了民主從來不能以簡單的口號來理解。在下一篇文章,筆者將會試圖闡述所謂民主的源流,雅典的直接民主制之利弊以及運作。希望有人睇啦。唔睇我篇文都OK,但唔該,拜託,下次嗌之前,睇下書先。Google or Wiki下都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