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女書評(二)-《拉丁文帝國》點樣輸比地方民族語言

拉丁文承傳史,對香港人有一定啟示。拉丁文同文言文一樣,係文化區一直以來嘅高階語言,但又因為歷史發展軌跡,係過去一百年慢慢退出歷史。直至1903年,法國大學仍然要求學生係法語論文之外,另寫一篇拉丁文論文,先至可以畢業。天主教會更加係1965年第二次梵帝岡會議之後,先至廢除用拉丁文做彌撤。比對晚清廢除科舉八股文,五四運動之後先興起「新白話運動」,文言文逐漸被淘汰,其實拉丁文同文言文走出歷史舞台,都只係幾代之前嘅事。

當然,拉丁文同文言文承傳史最大嘅分別,係拉丁文沒落之後,歐洲各國本土語言興起,形成今日一般人認知嘅諸語並存嘅局面。尤其因為現代影響力最大嘅英文,本身並非拉丁語系成員,但又同時繼承左大量拉丁字詞,結果令拉丁文唔可能再一統天下。而文言文沒落之後,因為政治因素,又出現左現代漢語,希望直接繼承文言文嘅地位,排斥所有其他華夏語言,結果令諸漢語間嘅盛衰,成為近代華夏世界嘅衝突點。

法國人瓦克寫嘅《拉丁文帝國》,由陳綺文翻譯,就仔細講述左拉丁文近五個世紀嘅演變。其實現有狀態,並非必然。歐洲諸國以拉丁文教育,係十六至十九世紀嘅常態。但係拉丁文教育,費時失事,係各國開始普及教育後,都出現長期爭論。法國就曾經出現「上午講拉丁文,下午講法文」同埋「法文教物理,拉丁文教哲學」等模式。全法文教育,係法國大革命前夕,三級會議嘅訴求之一,大革命後曾被短暫執行,到拿破崙時代又變番做拉丁文為主。後來墨索里尼嘅法西斯政府,亦以復興拉丁文為己任。如果拿破崙或者墨索里尼係全歐洲掌權,或者佢地會同華夏嘅蔣氏毛氏一樣,以政治力量強行推出某種揉合拉丁文同佢地各自根據地語言嘅「新拉丁文」,使之成為全歐洲嘅共通語言。

正因為拉丁文係十九世紀仍處於領導地位,所以當時例如雨果嘅《悲慘世界》等等,以民族語書寫嘅作品,其實就好似今日嘅高登小說一樣,係不入流嘅低階作品。但係正係依類規格外嘅文學,先至有活力佔領民心,繼而形成諸種語言。

除此之外,民族語就主要用於實用知識上面。社會對實用知識嘅需求,當然比哲學同神學嘅需求大得多。以法國為例,1501年有88本書嘅出版紀錄,當中只有8本法文著作。到左1600年,就超過75%嘅書都以法文出版,當中大部份都係工程、商業等實用知識。依點同今日廣東話入文,先以輕鬆課題入手,有一定相似之處。下一步,或者係以廣東話撰寫實用知識。

觀乎書中例子,傳授「實用知識」係脫離拉丁文嘅主要方法。直至上世紀,德語地區教育牧師,仍然要求以拉丁文學習哲學,但係容許以本地語教授傳道方法同道德教育。義大利方面,1754年出現第一個大學承認嘅義大利語課程,教授嘅就係唔入流嘅貿易學。

民族語係實用知識有優勢,係因為當時大家都承認,用拉丁文教授知識,遠比本國語言慢,而且學生更難表達自己,更難係日常生活中運用知識。盧梭當年就講過自己學唔識拉丁文,邱吉爾亦三次考拉丁文都唔合格,幾乎做唔成軍官。依點同今日普教中令學生寫作能力更差,DSE中文科反而變成地獄科亦好相似。

《拉丁文帝國》一書,將拉丁文係中學教育、宗教、學術等方面嘅傳承做左有系統嘅紀錄。香港讀者睇本書,或者最大得著,反而係研究點解政界、宗教界、同學界都一致要保護嘅大一統語言,反而敵唔過「低階」、「唔入流」嘅地方方言,最終成為歷史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