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梁愛詩說,若2047年時,實行一國一制不會令「香港同胞利益受損害」,可以考慮實行。筆者認為不要等到2047年了,應該盡快實施一國一制 。 現時的「一國兩制」,在實行上,已使香港在事實上與殖民地無異,這種殖民地狀態,是今日香港一般大眾痛苦的根源,只有實施一國一制,才能令香港普通百姓擺脫殖民主義的枷鎖。

聯合國決議:「合併」也是脫殖的途徑之一

近年,香港越來越多人重提舊事──1972年聯合國應北京要求將香港及澳門從殖民地名單中除名,使香港及澳門人失去「自決」機會。很多人以為,一地要脫離殖民地狀態,只有獨立一途。可是,根據聯合國於1960年通過的「聯合國大會第1541(15)號決議」(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Resolution 1541 (XV)),其附件中的原則六,就規定一個「非自治領土」,要達致「充分自治程度」,除獨立建國外,還有兩種途徑:「與一獨立國自由結合(free association);或與一獨立國合併(integration)」。根據同樣附件的原則八,這種合併,要做到前殖民地的人民,與其所併入之國家的國民,完全平等:

「兩領土人民應享平等地位與公民權利,並在基本權利與自由上,享受平等之保障,不分畛域,毋有歧視;兩領土人民應在政府各級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內,於代表權及實際參加上,享有平等之權利與機會。」*1

可是,現在香港永久居民與中國大陸人,因為一國兩制,再加上兩地之間有邊境控制(至少在制度上),結果兩地居民持有的護照不一樣,所享受的政治及社會權利也不同,所以兩地人民雖同屬一國主權,但權利相異,地位也不平等。

有「一國兩制」而無「高度自治」= 直轄殖民地

所謂直轄殖民地(crown colony),就是該殖民地由英國政府任命的總督全權管治,而總督則委任殖民地的民間人士進入建制(如立法局),聽取他們的意見,但立法機構在憲制上並無實權,只是總督的諮詢機構。1985年前的香港政制,就屬典型的「直轄殖民地」。1997年後, 雖說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但北京高調說它對香港特首及主要官員,有實質任命權,這意味北京已完全支配香港的行政權。根據基本法,立法會的憲制權力已顯著弱於特首(如限制議員提案權),再加上立法會有一半議席,並非本地居民一人一票自由選舉產生,最近北京更藉解釋基本法,令六名立法會議員,包括地區一人一票選舉的高票當選者,也失去議員資格,更使1985年以來所建立的「代議政制」,可能接近名存實亡。至於司法權方面, 北京只要解釋基本法,就能使香港法院的判決,合符北京意旨。可見,現在的香港,在事實上已等同直轄殖民地,只是不再是直轄於倫敦,而是直轄於中南海。

可是,1960年代及以後的英屬香港,在憲制上雖是直轄殖民地,但當時港府在實際上,卻擁有越來越大的自主權。在1960年代,由於殖民地政府常常不聽倫敦指揮,所以一些倫敦官員就稱香港為「香港共和國」。*2 1980年,由 Walter Easey所撰寫的「香港與英國關係」研究報告中,已指出雖然在憲制上,香港事無大小都是歸英國政府管,但在事實,香港「有高度的內部自治權」( has large degree of internal autonomy)。*3 相反,近年北京反覆強調「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

香港的原有制度及國際地位=熱帶殖民地的自然資源

有人會問,香港本身沒有任何資源供宗主國「揸亁揸淨」,又如何會似殖民地呢?其實,英屬香港自1841年以來所建立的國際地位,就是可供中國利用的極重要資源,所以才有1949年後對港澳「長期打算,充份利用」的方針,並在1997年後實行「一國兩制」,保證「五十年不變」,以維持香港原有的自由港及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可是,近年,「一國兩制」的好處,越來越輪不到本地平民百姓享受,但他們卻要承受「一國兩制」的惡果,*4 一如以前不少殖民地,開發當地自然資源的好處,大部份都落入殖民宗主國及本地權貴的口袋中,但開採資源的代價,卻由當地民眾承受。例如,大量中國大陸資金,因為港幣能夠國際自由兑換,所以湧入香港房地產市場,令樓價及租金暴升,使香港人「貧無立錐之地」;因為「一國兩制」,但特區政府又不阻止大量中國大陸人來港,結果他們紛紛來港買奶粉、藥品及其他日用品,使香港街頭日日迫爆,藥房化妝品店取代社區民生商店;香港的公營醫療,亦因越來越多不懂講廣東話的人使用,而超出負荷;筆者甚至聽過人說,因為新移民不申報其在中國大陸的資產及收入,香港政府部門又難以對之審查,使他們比本地人,更易取得公屋及各種社會福利。

「一國一制」後,「港燦」不用住在「鴿子籠」了!

很多中國大陸網民,都取笑香港人只是住在「鴿子籠」內的「港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而且確,香港的人均居住面積,比上海還要低。*5 只要香港實行「一國一制」,香港會變成一個平和的死水埠(peaceful backwater),外國勢力撤走,大量資金都會改往上海或新加坡去,想移民而又有能力移民海外的,都走掉,想往其他中國城市找機會的,亦因「一國一制」更易離港,這樣,香港樓價租金大跌,亦再無人搞什麼市區重建,歷史建築更有望逃過清拆命運,香港居民亦不用再「蝸居」了。再者,國家一日比一日強盛,國人的生活越來越好,治安又因越來越密集的閉路電視系統而改善;越來越多國家歡迎中國旅客,中國護照持有人更易取得各國入境簽證,又何須貪戀那個「特區護照」?所以早日實行一國一制,就可讓香港人早日做個正式中國人,並享受由此帶來的好處及榮耀了。

「一國一制」前景曙光初現

雖然中聯辦法務部長王振民於2017年4月30日,指出「國家無計劃將香港內地化」,因為香港「內地化」將使香港「失去價值」。如此看來,在短期內實現一國一制,是無望的。可是在林鄭月娥當選特首後第二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共同主席Chris Smith就發表聲明說,若香港變成中國大陸另一個城市,「我們將不得不重新評估香港是否依然可以得到美國法律的特殊待遇」。若果香港「一國兩制」不再得國際承認,就無法運作下去,到時就只好一國一制了。

可能是一國一制的好處太明顯,所以連曾經因主張港獨,而被禁止參選立法會的中出羊子,也在上年底改為支持一國一制、「深港同城」,並打算以此作為參加九龍西立法會補選的綱領,只可惜他因經費等問題,放棄參加補選,這實在相當可惜。

最後要重申,本人自三年多前開始寫香港歷史及前途問題的文章,立場至今始終不變,就是堅持香港要解除殖民地狀態,而「一國一制」,在現在看來,是一個可能的方案。

*1「一五四一(十五)。會員國為確定是否負有義務遞送憲章第七十三條(辰)款規定之情報所應遵循之原則」,http://www.un.org/zh/documents/view_doc.asp?symbol=A/RES/1541(XV)

*2 曾銳生:《管治香港──政務官與良好管治的建立》,(香港:香港大學出版社,2007年),頁141

*3 FCO 40/1164, paper by Walter Ease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ong Kong and Britain, dated 2 Dec 1980, p.1

*4 孔誥烽教授在2016年5月16日《明報》「觀點」版 的〈一國一制好〉一文中,亦有提及此點,全文見: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516/s00012/1463335365192

*5 Alfred Ho, ‘The unlivable dwellings in Hong Kong and the minimum living space’, Hong Kong Free Press, 27 July 2015, https://www.hongkongfp.com/2015/07/27/the-unlivable-dwellings-in-hong-kong-and-the-minimum-living-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