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話沒有必要學得好,只要能和使用普通話的人交流就可以了。我這樣說不是針對普通話,而是普通話學得字正腔圓并沒有什麼用,因為大陸人,台灣人溝通的話,講帶有口音的普通話也沒有問題。崔世安和香港的局長普通話也說得一塌糊塗,他們還是可以做高官,做特首。所以事實證明,沒有必要把普通話學精,與其叫小朋友花時間學好普通話,不如叫他們去玩好過。

其次,中國的語言存在地方差異,民族差異,就連大陸人的普通話也受其母語影響,帶有地方口音,香港人說帶有口音的普通話也是無可厚非,其次,中國雖然有很多語言,不過都是使用漢字,研究中國的歷史文獻,文化也用不著普通話。你不能用普通話唱山歌,不能用普通話唱京劇。因為京劇不是用普通話唱的,是用北京話唱的。所以,學好普通話并不能幫助人了解中國。普通話只不過是現代才誕生的官方語言,除了樣板戲之外,沒有戲曲是用普通話唱的。

普通話誕生的目的很單純,只是作為一種溝通的語言。只要能用到溝通的程度就夠了,假如要求字正腔圓,學得精細,甚至用來打壓其他語言,反而背棄了普通話的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