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權不會自行民主改革

沒有極權統治者自行民主改革的歷史,也沒有這樣的政治邏輯。

不管掛上甚麼學者教授專家名堂,只要你頭腦裡出現寄希望於今主的思想,就是徹頭徹尾的奴隸頭腦,持這一思想的精英是奴才。
有共產黨教授說:「今後十年,將反其道而行之,及政治上強力改革,經濟上維穩,以經濟上的穩定來保證政治上的改革。」這一判斷無現顯事實作依據,無政治邏輯推導作出結論,無歷史可作參照。屬於信口開河之類。

從權力本質看,不受限制、不受制衡、不受監督的權力,必定自我擴張,追求最大化、追求絕對化;這種權力本身不會自我抑制自我削權,更不會作自我滅亡的民主改革。所以一黨專政極權共產黨主動作政治改革,理論上絕無可能,事實上沒有出現過。

這裡說的政治改革是指政治從專制獨裁變革成自由民主的改革;若政治改革是指行政改革,即加強一黨專政能力的改革,則有可能,且是現行時的事實。拿中共歷史作參照,共產黨掌權前曾奢談民主(《民主的先聲》),掌權後共產黨立即堅定不移地實行一黨專政的黨主;《民主的先聲》已經是禁書。放眼眼前政治現實,絕無任何政治改革的跡象,但有強烈無比的政權維穩和保守現象。

共產黨視民眾、民眾民主為敵。鐵證是習近平的七不講:

普世價值不要講
新聞自由不要講
公民社會不要講
公民權利不要講
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錯誤不要講
中共權貴資產階級不要講
司法獨立不要講

習近平的七不講中,有五項是民主自由人權憲政不准講;活生生地表現出其反自由民主人權憲政普世價值;也就是明確無誤地表達出與人民為敵、與民主為敵、與現代人類文明為敵的思想。在這種思想主導下怎麼會出現民主改革?

在如此殘酷極權反民主的政現實下,說甚麼「今後十年,將反其道而行之,及政治上強力改革,經濟上維穩,以經濟上的穩定來保證政治上的改革。」不是白痴就是造謠專家;事實這話就是奴才白痴造的謊言:是愚弄中國人民的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