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篇文章係我係《聚言》以一年半左右嘅時間,寫嘅第一百篇文章。

長期筆耕,最難在有時候唔知道點解落筆。時局變幻,睇錯巿係常事,開得筆就預左會判斷錯誤,最後俾人開post逐點討論,變成燈神。但係就算係燈,如果有確切理論解釋判斷理由,事前給予明確結論,咁假如事後證明睇錯,其實就係科學認證方法。怕做燈而永遠唔提出理論,反而會拖慢論述進步。

永遠風花雪月,文筆離地,的確唔會得罪人,但亦唔會有人有興趣睇。筆者兩個月前一篇文章,針對紅十字會嘅官僚主義,係筆者係《聚言》最多討論嘅一篇文章,就算答辯都有幾篇。但係依類話題,永遠有時間性,亦唔係每一刻都有合適話題。所以專門撩交嗌,亦唔能夠形成長期寫文嘅根基。

而且,依一刻我覺得各方互鬧已經夠多,論述下一步應該係正面論述,多討論點解我哋係香港人、點樣先係香港人、點樣繼續承傳香港魂。但係身處現今時空背景,正面思考並唔容易。

所以有時候,亦會有意志動搖嘅時候。某幾位前輩或會心志堅定,幾十年來嚴守立場,情況再差都可以視之等閒,沉著應戰。但係普通人如我,當然會有失望或者猶疑嘅時候。係依類時候,我只能夠嚴守宗旨:唔好做戲院裏面大叫火燭果個人,直接或間接散播自己嘅悲觀情緒。

佛教教義所述嘅末世時代,佛經會一部一部失傳,直至最後剩番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一百年之後,連依句佛號亦會失傳,之後世界又會番去迷失時代,直至下一任佛陀誕生。細個讀到依個比諭,會覺得無可能:當每間佛堂同書局都有佛經賣,又點會失傳?但係睇番歐洲幾乎將全套希臘羅馬經典失傳,再睇番今日香港嘅價值、文化、甚至語言都慢慢退色,似乎失傳並非不可能。

每一個人,尤其我依類小薯仔,可以發揮嘅力量唔多。但係亦只要眾人都肯不斷覆述,香港魂先可以承傳落去。記唔記得幾年前,肯寫本土嘅作家兩隻手都數得哂?假如我們每個人都唔再發聲,到下一次寂靜之時,或者就會係永恒沉默。

依個就係我堅持係《聚言》繼續寫嘅原因。

圖片來源:Franz Ferdinand 《You Could Have It So Much B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