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有個客講過,關公策略好似陸軍打仗。由二戰開始,陸軍推進策略分幾個階段。首先,高射炮射向敵陣,希望打開缺口。然後坦克車推進,擴大敵陣缺口。最後步兵挺進,佔領每個據點。

公關亦係一樣咁打。正式以書或者議論文寫論述,係為左打開缺口,指出社會應該向邊個方向發展。比較軟性嘅傳媒攻勢,例如訪問、抒情形式嘅散文、以及網台開咪、短篇小說等,就好似坦克車咁擴大戰線。但係到最後,仍然需要用人釘人嘅策略去說服每一個人。係商業世界,步兵就係每一位前線sales;係政治文化,步兵就係每一位有心做事嘅各位。
選舉文化會帶來社會進步,原因係每次選舉後期,都有短兵相接嘅日子,每個陣營都要動員群眾,既宣傳候選人,亦宣傳陣營理念。對民眾而言,一方面佢地都要吸引依類資訊,以決定投票取向,另一方面官方嘅選舉制度,包括論壇同入屋宣傳等,都有助政治訊息傳播。選舉期間,見到著住制服嘅助選團,民眾都會較為接受,而唔會覺得對方係擾民。因此,選舉宣傳理念,係好有效嘅途徑。

台灣同香港,雖然都係華人社會,但係依二三十年急速異化,同深圳以北嘅中華文化愈走愈遠,主因之一就係每次選舉,都係全民反思嘅時候:我哋社會嘅前進方向啱唔啱?需唔需要換人,改得第二條路線?保守派(註:指到今時今日都話同性戀係畜性果類保守派,而唔係英、加、澳輪流執政嘅偏右政黨)愈來愈離地,其中一個因素就係佢地睇唔到每一次選舉,實際上都改變左社會論述,佢地堅持三十年前佢地後生時候果套,就變成左恐龍人物。

689搞港獨,最失算嘅或者係佢計漏左佢係施政報告講《香港民族論》,正式開戰之後,有區議會選舉、新東補選、立法會大選,一共兩場半選舉。無論689自己嘅政治盤算係點樣都好,客觀效果就係依兩次半嘅選舉,將本土理念宣傳到社會每一⻆落。雖然今日缺乏領袖,缺乏綱領,本土陣營被迫潛伏,但係只要將來有人再舉起本土大旗,會否一呼百應,仍然尚未可知。

係選舉期以外,步兵戰亦有用處。尤其係政治理念之外嘅關連概念,更加係需要係兩次大選之間嘅空檔宣傳。深耕細作係好理念,但係如果執行出來,只係抄襲蛇齋餅糉,就係以己之短,攻彼所長,效用未必明顯。更重要係百花齊放,將理念實行到生活之中。

例如,租社區會堂做粵語歌曲演唱會,可能只係接觸到一百幾十人,但係依一百幾十人都未必係會睇政治文章嘅人。如果能夠引起佢地思考,關注廣東歌發展,其實已經係宣傳左理念。假如能吸引到一兩個新成員,就更好。雨傘之後三年,激情或者已過。依一刻再尋求每一個人都係額頭鑿住「港獨」兩個字並非重點,反而宣傳捍衛小店、捍衛歷史、捍衛粵語等訴求,必要時扮淺黃(「我只係愛香港,我唔係港獨架。」),係下次政治風向轉變之前,將會更可持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