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番七百日嘅自由(六) 沉默就是懦弱

《我是中國人》開始兩句係「沉默不是懦弱,忍耐不是麻木。」填詞人劉家昌將依個觀念扣上「儒家的傳統思想」,講成係中國人嘅美德,認為只有係「忍無可忍的時候,我會挺身而出。」儒家傳統理論到底點樣係現代社會實踐,無論中港台都有人做論述;本網都有兩位,筆者無意參戰。

忍耐有好多重意思,例如持續做實事,慢慢等待黎明就需要耐性,完全值得學習。又或者理性計過數,知道依一刻打唔贏對方,所以「忍一時風平浪靜」,靜待局面轉變。日本人嘅傳統教育裏面,德川家康就係用等待,當織田信長同豐臣秀吉都相繼遠去之後,先至發起關原之戰,一戰而平天下。套入今日香港政局,此時此刻,亦需要依種戰略等待。不過德川家康嘅忍耐,並非唔做野,而係換取時間去準備,同《我是中國人》所歌訟嘅犬儒忍耐係兩回事。

《我是中國人》果種忍耐,係指遇到不公,以忍讓為主,直至壓力爆煲,先突然發難。依種忍耐,只係祈求對方有朝一日會心足,停止欺負自己。同時間,辛苦換取嘅時間,又非用於備戰,到左壓力爆煲,面對係比之前更差嘅局面。二戰前,英國忍讓德國,中國忍讓日本,都直接令對方坐大,令之後嘅仗更難打。

矛盾同欠債一樣,逐少逐少累積而形成問題。筆者見過唔少華人公司,每次開會老板講哂,員工只會附和。散會之後,卻又竊竊私議,矛盾逐漸累積。到最後,員工嘆一口氣,覺得自己遇唔上伯樂就辭職。但係下一份工,仍然遇事不議,繼續懷才不遇,最終勞勞碌碌,變成扮工一族。

職場不滿,可以辭職解決。但係政治事務,依種忍耐就變成奴性。任何社會,都會出現不公。美國建國先賢嘅《聯邦人文集》第51篇,就寫正因為人非天使,所以先要有內外制衡嘅制度。民主社會,從來都冇保證明君治世。相反,就係因為明君絕無僅有,先至會提供制度,俾民眾爭取自己最關心嘅事情。遇事忍耐,祈求表面和諧,將制衡束之高閣,吏治必會腐化。

所以議政論述,並唔需要每一次都論及民族認同、自由民主。反而看到每一件小事都發聲,合眾人之力先會形成真正制衡。同致富一樣,最佳策略並唔係追求單一事件成功,然後就可以「從此,王子公主就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而係慢慢累積,「長江不擇細流」,最終形成潮流。遇到小事沉默,只係犬儒主義,最終只會禍國殃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