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筆者所謂「政治覺醒」以來,有一個問題一直纏繞於筆者心中:民主於香港而言,是否理想的政治理念?

自然,一談民主,大家都會支持的,甚至那些親共的政黨,或是共產黨本身,不論是否口是心非,都會聲言支持民主。然而,這並不代表我們不應思考民主的缺點,同時,亦不應以二分法標籤質疑民主的人就一定反對民主而支持獨裁,就如筆者經常質疑猁物浦的買賣球員策略,但筆者依然是忠心耿耿的猁迷。閒話休提,竊以為民主有一個最大的弱點,就是民眾本身不是完全理智的,民眾所作的決定亦不是最好的,甚至是惡劣而愚昧的。

這個論點在西方世界已是討論多時,亦有不少論著闡釋民眾是何得不理智。例如,1916 年,選民因新澤西州海岸的一連串鯊魚傷人事件而遷怒時任總統威爾遜,令其於大選中失卻新澤西州,又例如英國脫歐公投時,脫歐派以謊言帶動民眾支持脫歐,反映民眾的投票選擇多以感情發洩為主,多於以理性檢視政客的政綱作決定。

西方國家自是如此,其實這種情況在香港並不陌生,多年來我們對港豬現象深痛惡絕,還記得梁振英競選之時,有多少香港民眾認為「選隻狼好過選隻豬」?當年五十萬人上街反對廿三條,及後葉劉淑儀回港參選,又有多少民眾投票支持?民主派爭取香港以及中國民主多年一無所獲,又有多少民眾依然一往無前,含淚票投民主黨?港豬例子多不勝數,在此不贅。

我們喜歡批評港豬,筆者也是其中一份子,批評他人總是感覺良好的,筆者亦明白。然而,我們必須考慮,這些數量龐大的港豬,他們仍是民眾的一部分,而民主必須包含港豬的意見,不論他們有多像豬。再具體一點,其中一個反對建設民主中國的理據認為,中國民主化的結果對香港並不一定是好的,以現時中國人爭相湧入香港,搶奪香港身分證的情況來推測,說不定中國實現民主之時,會發動公投全面開放中港邊境以及移民限制。

筆者於此並不能提供一個答案,而是希望拋磚引玉,希望各位多多思考關於民主這個問題。不論是文化建國,抑或民族自決,我們必須思考,一旦成功之時,我們應該採用甚麼政體。民主政體有多種面貌,各有利弊,筆者或於日後另外撰文贅述。在現時政治高壓的環境之下,有志者必須趁機充實自己,不然一切只是空談。還望各位大德能就此話題抒發高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