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番七百日嘅自由(五)音樂係文化根本

有謂人類第一個文化載體係音樂。當語言經已成型,但未有文字嘅原始時代,原始人每晚圍係火邊,就由長老講述族中故事。慢慢為左方便記憶同覆述,故事發展出平仄、押韻、節奏,再配合簡單樂器,變成詩歌。詩歌係未有文字之前,保存知識最有效嘅方式。所以華夏嘅《詩經》、聖經嘅《詩篇》、回教嘅《可蘭經》、乃至希臘《木馬屠城記》,各地都有經典係以詩歌形式傳世。

直至今時今日,如果可以背訟全本《可蘭經》,認證之後仍然可得到哈菲茲稱號,係伊斯蘭世界廣受尊重。哈菲茲直譯係守護者,理論上背起全本《可蘭經》,就成為在教義嘅守護者。而《可蘭經》以詩歌體傳世,就令背訟更加容易,貼近幾萬年來人類嘅學習方式。

到左現代,流行音樂或者同傳統詩歌嘅距離愈來愈遠,但係仍然有傳遞文化嘅功用。粵語流行曲係香港民族瑰寶,就係因為好多歌詞,我地都非常熟識。論壇成日會話「依個post有聲」,就係因為當中意境,大家都好清楚,係自己人溝通嘅工具。

實際上唔少政策同觀念,亦靠歌曲宣傳入耳。七八十後一定熟識嘅《兩個就夠哂數》,就好清楚咁解釋左政府當年嘅政策目標。依兩年有睇戲,就會記得林二汶首《電影院禮儀》,知道係戲院唔准講電話,要熄iPad,唔准食煙,唔准拍攝,唔准踢櫈。

就算係政治領域,歌曲都係不可或缺。《城邦會戰勝歸來》,填詞果位以為係挖苦緊陳雲,但係首歌清楚寫出當時嘅本土派理念,結果廣受歡迎,係某一階段宣傳左本土意念。(筆者按:當然到左今日,本土理念已經由果首歌嘅意境演變左好多)又好似新東補選時候,《六號梁天琦》意念簡單,旋律動聽,當日亦係廣為流傳,成為梁天琦嘅政治資產。
翻唱、發展粵語歌,令香港得以將文化資產一直傳承落去,係一個長期目標,但係仍算被動。係傳承之外,以歌明志,以歌傳意,尤其係創作簡單易記嘅歌曲,幫助傳播理念,係未來尚有創作空間之時,值得留意嘅目標。

(筆者按:所以我一直唔明白點解《海闊天空》會成為淺黃嘅政治歌。同期同一樂隊嘅《光輝歳月》,先更加貼近左膠嘅主要論述。《海闊天空》意景悲涼,孤芳自賞,適合藝術家,但絕唔適合希望做出成果嘅社運界。不過依句係題外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