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想象香港人在DQ風暴之下,還有心情拜祭劉曉波頭七。香港自由已經接近崩潰邊緣,大家不想辦法應對,反而去拜祭劉曉波頭七。由經濟角度出發,劉曉波是繼六四之後又一宗大生意,繼六四之後又一隻生金蛋的鵝。不過,在DQ風暴之下,搞這些活動實在不合時宜。在解決DQ危機之之後,要怎樣搞也沒有問題,點蠟燭,打卡也沒有問題,反正幾個月之後,也沒有人在乎。

活動是舉起三隻手指代表抗爭,自由和希望也是可笑,我覺得舉起兩隻手指就夠了,劉曉波沒有敵人,沒有敵人之下,和什麼抗爭。這是一件很令人費解的事。再者,舉起兩隻手指代表勝利,大家已經口誅筆伐中共一輪,是個大勝利。中共已經遺臭萬年了。之後就用悼念六四的手法悼念劉曉波,永續劉曉波的意志。

置於祭品方面,可以準備一支紙扎步槍,然後當場毀壞,貫徹劉曉波的非暴力運動立場。然後大家一起唱今天我,唱完歌就為自己鼓掌,香港取得階段性勝利,在說一輪廢話,之後下一年再見。群眾解散,社會一片和諧。

(標題為編輯另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