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看圖簡評系列,當中內容是根據劉小麗的反應,我強烈呼籲泛民,不要回頭選擇總辭,原因有二,一來泛民無這個準備,沒有準備做甚麼也沒有,談何總辭呢?二來已經錯失良機,再做就只係淪為兒戲,所謂此一時,彼一時。

之後見有些泛民支持者,就不斷講「你咁叻,你講下點做囉」其實有腦的人,就知道不選擇總辭,之後如何做,甚至今次揭露了,泛民真正的問題和困境,當然既然有人問我,我就會講,我所講的,或之後應該點做係常識,真係常識,絕對係常識,只要無坐在腦袋上,就應該想到,沒有太大突破性。這樣我就嘗試站在泛民角度,去說之後如何。

首先應該要無條件支援青政,理由係有怎樣判決,就會有什麼影響,不論勝敗也是如此,為自己就要協助他們,盡最後機會去挽回,甚至叫作做一下公關,雖然已經遲,但總算聊勝於無。甚至幫他們的時候,趁機勸退他們放棄,避免終審判決後,出現更大的影響,最重要係令補選更快舉行,方便取回兩席在手。

其次就是盡力拖到休會期,又或者叫癱瘓立會,這是泛民說不總辭的原因,之於用什麼手段,什麼方法,當然由立法會內的人去想了,都是不外乎:會被強行剪布的拉布、吵鬧令會議進行不到、甚至所謂激進點,衝出去主席台。

之後就要看何時補選,用甚麼形式去補選,在這空白期泛民要想方法與林鄭「公開談判」,嘗試令林鄭壓住全建制派,因為現在的建制,特別是「新人」無恥程度,絕對是估計不到。所以阻止政府和建制,通過有爭議性的方案,甚至談一個有利泛民的補選,難度非常高,因為泛民現在群眾基礎,失去了對泛民信任,一個好困難的局面,但做不到的話,其實泛民真是總辭與否都無分別。如果真是失敗了,即是有爭議議案被通過,或補選以比例代表制進行,之後要如何應對?開記者會啦(李慧琼語),如果談判就交給泛民想吧。

還有一件事,由前議員同民主老大哥組成遊說集團,一定要由非立法會議員,或無意參選的人組成,否則根據現在的情況,他們的行為可以視為質疑中共主權,和不效忠中共。遊說集團去英美等國表達,中共對香港法制的破壞,民主化的倒退等等,令外國保持關注,不過泛民只能叫人關注,因為泛民有底線,就係不能影響香港和「中國」,也不會建議一些實際行動。難道李柱銘會跟陳浩天一樣,願意叫美國因應香港局勢,而修改香港關係法,甚至制裁協助中共的財團嗎?無架,當年克林頓政府,將中國人權和經濟脫勾,就再無這回事。

而到支持者還可以做什麼?有票就投,有遊行就去,反正大家都無什麼好投。還有什麼?就是令泛民議員齊上齊落,他們不齊上齊落就基本無作為。無論結果如何,泛民都是準備補選、區議會、再下一屆立法會。問題在於:「泛民如何突破香港政局」這個才是關鍵,不過我都無什麼期望,二十年都交不到的答案,到今天我都不會期望。

看到這裡,我會感謝你們有心看到這裡,你們一定會說:「你講個啲嘢,有乜嘢特別啊?」對,我說的事全是常識,我強調了三次,這篇是修訂文,當中有一段是「和林鄭談判」,之後戴耀廷都說詳細的條件和底線;朱啟迪就表示會再釋放善意;被DQ個四位議員,依然沒有共識去如何行事;公民民主兩黨依然靜待補選。

泛民沒有選擇「總辭」,甚至一開始就否定總辭的可能性,就已經代表他們,放棄「犧牲自身利益」,去換取「道德高地召集民眾」,這個是一個冒險,他們不選擇都可以了解,而當然主因是泛民有很多人,不願意放棄現有利益,就算他們用很多理由,很多的理據,現在民眾只看到「這一切都是錢的問題」,而我看到更大的問題,劉小麗不斷強調出乎意料,事件太快,這代表甚麼?就是泛民沒有就四位議員DQ,達成任何對策,甚至沒有預計最壞局面。

泛民如此表現,特別公民、民主兩黨,就如無待堂堂主的觀察:「立法會之中,不會有人辭職,不會有人抗爭。雖然花瓶很美,但你從來不能期望花瓶會拯救世界。泛民看似時常反對,但其實一班公務員,低積極性、因循苟且。公務員離開政府,是不能生存的,叫他們總辭是妙想天開。」*1

泛民最嚴重的問題,就是泛民作為反對力量,本身都沒有團結能力,甚至沒有內部協調能力,而且公民、民主兩黨經常扯後腿,今次DQ四名議員,我先不說總辭與否,單單是他們每星期開會,立會內經常見面,竟然沒有討論DQ案,完全是給人一種:「為維護自己利益,而犧牲其他黨派也沒有所謂」而泛民支持者在今次事件,永遠只懂痛罵支持總辭的人,他們寧願去指責他人,都不願面對泛民都不團結甚至大量矛盾在內,這些存在已久的問題。

如果事後孔明地說,其實當年雨革期間,如此大規模反政府行動,一場大型群眾運動,雖然泛民在此事沒有任何主導權,但他們都無法以此,去爭取更多利益,爭取政府的妥協,一些都沒有,反而不斷要群眾離開,找機會去削減群眾力量,甚至希望以主動退讓,去期望政府釋出善意,甚至以當時情況,去要求外國制裁港府都沒有,任何對策,計劃完全沒有,其實這刻就已經讓中共,港共都清楚泛民,特別是傳統民主派是忠誠的反對派,絕對是愛國的,維護中共的主權。

到了今日局面,參選隨時可以DQ,選入去之後,隨時根據你的言論再DQ你,去到這樣嚴峻的情,泛民都無法達成一致共識,甚至對策和處理,確實叫他們總辭是錯,不是總辭這決定是錯,而是叫一班錯的人做對的決定,都已經是錯誤,老實說句其他泛民還有甚麼板斧呢?沒有。

*1:https://sosreader.com/?p=41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