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有四支英超球隊訪港參加在香港舉辦的英超亞洲盃2017,香港球迷歡喜若狂。同一時間,西甲超級班霸西維爾亦抵達日本,並展開了季前友誼賽。利物浦在香港擁有超多忠實球迷,事隔十年再度來港,香港人固然高興,然而遺憾的是,本屆英超亞洲盃取消了主辦國球隊參賽權,所以這星期香港球迷無緣看到本地球隊與英超勁旅作賽,喪失了向主隊打氣的機會。

反觀這星期日本球迷便幸福得多。7月17日西維爾先到大阪迎戰主場球隊大阪櫻花,7月22日將會移師至茨城縣迎戰主場球隊鹿島鹿角。兩場比賽,同時照顧到關西和關東地方的球迷,西維爾這趟行程安排可謂頗盡心思。

大阪府明明有兩支日本J1職業球隊,為何西維爾選擇跟大阪櫻花作賽,而非大阪飛腳呢?大家留意一下,大阪櫻花的球隊英文名字是「Cerezo Osaka」,Cerezo本來就是西班牙文,解作櫻花的意思。正所謂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既然大板櫻花那麼俾面用西班牙文去改自己的球會名稱,西維爾作為西班牙球隊的代表,來到日本跟你比劃一下,也是友好的表現罷。

要知道,櫻花既是大阪市的市花,亦是日本人心目中的國花,櫻花在大和文化裡,具有特別深厚的意義。改球會名時卻用上西班牙文Cerezo,我不知道大阪櫻花創會人當初是否有向西班牙足球致敬的意味呢?

遠的歷史我有機會再去考究,先說就近的戰報,出身於大阪櫻花的中場球員清武弘嗣,2016年便去了西維爾搵食。真的有這麼巧嗎?會不會是大阪櫻花特登派他去做細作,探聽西維爾虛實,為這個場友誼賽作準備?

或許又係我諗多左了。即使清武弘嗣真的去西維爾做細作,並迅速在比賽前回巢於大阪櫻花,亦無法阻止大阪櫻花在主場輸波飲恨的命運。沒法子,超班就是超班,西維爾從2013至2016年連續3屆奪得歐霸盃冠軍,教人戲稱歐霸盃為「西維爾盃」,可見西維爾跟昔日以大阪城作為根據地的豐臣秀吉一樣,是真正的霸者!反觀大阪櫻花,多年來不斷在J1與J2之間徘徊,去年才於晉級附加賽險勝對手,獲得升上J1的最後一個資格。可見兩隊實力的確有一段距離,而賽前看賠率亦的確一致睇好西維爾。

正式比賽時,西維爾不斷狂攻櫻花,其氣勢跟1615年為消滅豐臣餘黨而發動大阪之役的德川大軍不惶多讓。

西維爾軍中狀態大勇的賓耶達更梅開二度,上半場42分鐘先在小禁區執死雞掃入一球,再於下半場開賽後10分鐘搏得12碼並射入。臨完場前90分鐘,Muriel偷襲成功,再為西維爾增添一球進賬。

踢波嘅球,唔係贏就輸,輸都唔緊要,最緊要打場爭氣波俾人睇。雖然全場被壓住黎打,但大阪櫻花沒有放棄過,80分鐘,從中場先來一個撞牆迅速突破對方防線,相當精妙,埋門時列卡度山度士單刀起腳,最後由福滿隆貴補射入網,充份發揮足球的整體合作精神!

大阪櫻花這種在逆境中都要反撲入球的精神,令我想起昔日豐臣氏麾下在大阪保衛戰中有傑出表現的真田信繁:雖勢弱仍能奮勇作戰,力挫對方銳氣,更獲「日本第一勇士」的美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