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林總總嘅傳訊媒體,最容易做嘅係寫文章。一來係發放容易,只要係三登或者FB註冊就可以出文。二來係時間要求較低,只要有一兩個鐘頭空閒,就可以寫一千幾百個字。三來係中小學都有作文教學,相比開咪連聲線都訓練,寫文大家都有基礎水平。

不過文章要寫得好,當然有一定要求。我建議各位先睇美國證監會嘅《A Plain English Handbook》。雖然名為簡易英文,但係實際上係講解點樣用最簡單嘅方法去撰寫最複雜嘅邏輯。巴菲特既為該書寫序,亦係自己嘅年報講過幾次。佢認為最基本嘅道理,就係幻想篇文嘅讀者就係自己個姑姐。姑姐睇唔明,就係你嘅責任。巴菲特仲講笑咁講,如果你無姑姐,佢唔介意借自己個姑姐比你。

記得高小時候,作文科係分為敍事文、議論文、抒情文等。發展論述,最根本嘅文體當然係議論文,因為目的就係向讀者解釋,點解自己嘅論述係適合時宜。但係實際上,假如你睇任何「寫得叻」嘅前輩,例如教主、19才子、甚至每次都中嘅前教授,佢地係專欄寫抒情文嘅比率唔少。硬橋硬馬嘅議論文,入口較難,因此傳訊較慢。一般都係有事發生,讀者先有興趣仔細閱讀。反而抒情文,可以無限覆述現有論述,加深讀者記憶,亦將感情融入論述,令論述有血有肉,先更有條件成為民族記憶嘅一部份。

以敍事方式推廣論述,更係「眾人都寫」嘅年代之中,雞蛋特有嘅優勢。高牆要收買幾個文人,發展邏輯無瑕嘅論述並非難事。但係雞蛋數目數以萬計,每人都有獨特嘅經驗。故此,寫出自己經歷,提供證據俾論述,係幾個文人一定做唔到。耶教福音教派嘅見證,要一個又一個教友係眾人面前講自己信教經歷,就係將形而學上嘅教義,以無限個實際經歷為證,確立可信度。

因此,我輩貢獻香港,唔一定要師法教主、19,寫出完美論述。反而寫低自己經歷,點解會關心時事,點解會願意出力,已經係為整個論述提供證據。梁天琦當日話係睇左教主嘅立法會辯論先開始關心時事,就係一個例子。

如果敍事文寫得夠長,就會逐漸演變成小說體。唔好睇少小說記錄事件同傳播論述嘅能力,魯迅幾篇小說傳播嘅理念,就比佢嘅議論文更為入耳。美國高中都會上足四年英文文學,普通班每年睇五六本名著,精英班就睇十至十二本。其實睇完果四五十本名著之後,已經係最有效嘅國民教育。

講番香港例子,《一路向西》雖然係小說,但係幾分真幾分假當中,已經將世紀初東莞嘅紙醉金迷記錄清楚。之後幾部嘅粵文小說,其實就係香港依十年文化最好嘅記錄。因此,論述唔一定要議論文,小說有時候亦係好媒介。

小說之中,或者以短篇小說最容易寫。短篇小說嘅字數以一萬字為限,但係唔少影響力最大嘅作品,都係得幾千字。魯迅嘅《狂人日記》係四字五百字,《孔乙己》係二千五百字。海明威嘅《Hill Like White Elephant》唔夠兩千字,都係例子。所以當敍事文寫到二千字以上,其實已經可以考慮加埋一頭尾,將之變成短篇小說。

短篇小說以「一人一景」為主要模式,好適合以七分真、三分假嘅方式,記錄自己嘅經歷。遠嘅去到《我第一次帶口罩返學》,近嘅去到《旺⻆留守一晚》、《新東補選嘅一⻆》等等,其實都係現有論述體系之中最缺乏,而且係最需要群策群力嘅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