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遭受DQ的六人,令我想起了淺沼稻次郎。他在一次演講中遭一名右翼少年刺殺。而這次刺殺事件就在電視上轉播。到底那個少年有多恨他,才奮不顧身去刺殺淺沼。第一次看見淺沼被殺的影像,令我十分震撼,不是天誅,也不是皇天擊殺。簡單粗暴的一刀,就結束了淺沼的生命。

那個少年的一刀,比起任何語言都有力。少年的所為頗有俠士風範,所為俠,除了以武犯禁,還是會搞刺殺之類的事。可是後來的武俠小說歪曲了俠的形象。俠字也很簡單,就是一群人團結起來,對抗敵人。

無論是因為支那論,或者其他理由被DQ的議員,都應該合縱對抗建制勢力,就連建制的敵人也應該和他們站在一起同生共死對抗建制。貪圖補選議席只會令情況惡化,最後令到泛民內鬥,最後狗咬狗。也遭人恥笑。補選時取得更多議席也沒有用,到時DQ也是一樣。

秦國崛起除了自身的強大之外,最大的原因是六國并不能團結起來,對抗秦這個敵人。現在的局勢,只有等待建制掃六合的好戲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