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英雄傳說》中段有一幕係先寇布中將一行人營救楊威利。佢係戰鬥當中講左一句:「現在,沙漏中的沙比任何鑽石更值錢。」香港係DQ6(總共六位議員被取消資格)之後,自由時期亦進入類似嘅倒數。七百日之後,或者我地就會喪失議政權。

而家議會七份之一嘅民選議員(5/35)被逐,嚴格來講已經變成殘缺議會(rump parliament),係補選之前,實在無咩認受性去推行惡法。但係按正常程序去補選,6席之中最少會有兩席地區議席易手,黃營連地區議席嘅大多數都保唔住。失去地區議席嘅大多數,就意味連否決修改議事規則都做唔到。之後對方廢止拉布,繼而通過極嚴格嘅版權條例同埋廿三條,甚至各類納粹德國先有嘅惡例,其實議會都無險可守。

以廿三條而言,假如補選定係年尾舉行,最遲或者係2018年10月嘅施政報告公佈立法,係2019年7月議會年度完結之前,或者已經通過。就算對方扮大方,加多半年嘅咨詢期,2019至2020嘅立法年度亦有充份時間去通過該法。

所以兩年後,或者香港嘅言論生態已經完全改變。所以只能夠把握機會,當香港仍然有法例保障,儘量去做。無論係文章、vlog、演唱、影片、甚至係遊戲,所餘時間已經無多。我哋已經唔再處於可以慢工出細貨,只需追求品質嘅時代。係未來七百幾日,任何類型嘅作品,你只需要問自己:「如果幾百日之後,依篇作品唔可以再見光,我會唔會後悔?」只要答案係「會」,就請你搵個平台,即刻發表。

再者,雞蛋對高牆,除左Be Water之外,另外嘅優勢就係可以好似《西遊記》嘅孫悟空一樣,一撮毛化出無限分身,令高牆要花時間逐點撲滅,消磨高牆嘅資源同時間。劉仲敬最近就寫過,未來戰場並非體制內嘅議會,而係基層嘅居民委員會。係佢眼中,東歐共產黨時期,團結工會同天主教會仍然掌握基層組織,所有就有能力同共產黨周旋。依套理論,連周顯都係《AM730》引述,其實就係我輩未來發展嘅方向。

套番落香港嘅實情,每一個FB Page,每一個TG Group,每一個大學裏面舉行嘅研討會,都係劉翁口中嘅基層組織。係最惡劣嘅環境,依類組織將要承擔原本應該由傳媒、網台、甚至社運領袖做嘅傳訊工作。有人可能話陳浩天不停搞研討會毫無作用,但係處於戒嚴時代嘅台灣韓國,出席研討會都係犯法。早幾年講韓國前總統盧武鉉嘅《逆權大狀》,講述嘅就係主⻆朋友(餐廳老板娘)個仔參加讀書會被捕,然後主⻆為之辯護嘅故事。可見研究會嘅能力,不容低估。

另外,其實依幾年各派嘅論述都唔少。係喪失論政權嘅時代,寫新論述故然會受打壓,但係就算覆述前輩論述,亦會變得愈來愈難。實際上,民族傳承,大至道德觀念,小至慣用成語,都係靠口耳相傳,唔傳就會失傳。如果沙士比亞劇作唔再公演,沙翁就係英美民族觀裏面消失。唐詩宋詞,就係斷左傳承百年,就失去音樂,只剩文字。

所以就算唔創新論述,未來幾百日亦需幫手,用挪亞方舟或者基因銀行嘅心態,將現有論述保存落去。簡單嘅可以係將現有論述,化成漫畫、懶人包、FB 圖示等媒介,係將來唔可以自由講述嘅時候,仍然可以俾後輩睇到,儘量啟發佢地思考。有能力嘅,可以歸納論述,然後係對方轄區以外發放,以保存血脈。依方面嘅重點係,當傳訊變成困難,點解用最少嘅字,傳逹現有嘅知識。

唔好以為現有「大家都知」嘅論述,永遠都會「大家都知」。一旦喪失發言權,一兩代之間,或者就會俾人洗得乾乾淨淨。北美傳訊鴿同紐西蘭渡渡鳥,曾幾何時都係多到「永不絕種」。但係環境劇變之後,一兩代就可以絕種。

總括而言,DQ6就係立秋。冬天己經不遠,係時候準備過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