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面書中有一個#看圖簡評系列,我建議泛民應該要以總辭作為抗爭手段,還有就是追溯被取消的議員,他們的表決是否非法。由於時間關係,我無法作詳細解說總辭作用,既然泛民選擇,等待青政議席補選也不願放棄現有利益,我就略略一說,為何要總辭。

現在泛民已經失去,所有在立法會的反制手段,即是「地區分組否決權」失效,請記得和家人朋友說:「通過廿三條過半數可以了」,亦因為當年民主黨贊成修正議事規則,立法會主席及各大委員會主席都擁有剪布能力,所謂「拉布」已經淪為形式,或需要更多人力和物力,先可以提出更多不可合併的修正案。更不用談泛民就算想佔領主席台,建制派都可以轉移陣地,除非泛民用非常手段拖到兩個議席補選成功,否則泛民在立會已經毫無建樹可言。

泛民最大的困境是,無法修補自己的中間及中間偏統基本盤,及取信於中間偏獨的獨立群眾,雨革的成功就是兩派用「真普選」、「民主」之名集合,但雨革期間及過後的恩怨,現在他們彼此間沒有共同目標,而這個正正就是雨革過後一直無處理的事,所以每當需要群眾的時候,根本很少人響應,而最大的阻礙就是泛民的態度。泛民最大的問題,是一個鬆散組織及太多泛民相關的組織,每個人都有自己盤算,但同時候每一個黨,每一個組織做的事,都要全體承受,人力篤灰計入泛民、社民連用暴力計入泛民、民主黨密室談判計入泛民、梁耀忠讓出主席計入泛民等等,一切都是集體承受,但我們看到他們沒有這種覺悟,由政府入稟到集會前一晚,泛民是完全沒有任何集體對策,最後他們選擇一個對策,就是沒有對策,純粹等待補選和上訴。

他們這個決定,令中間偏獨的支持者,前線抗爭者,獨立的群眾完全失望,我明白他們好多理由,他們不想沒有群眾基礎下去冒險一搏,問題在於他們如此保守,在香港這些絕境下,他們竟然不是身先士卒捨身取義,而是為了所謂「抗爭資源」,而放棄犧牲議席用來換取凝聚民眾的機會,利與義間,他們以利先行。甚至他們已經忘記了,今次判決是可以影響日後選舉資格的篩選,法官可以因為羅冠聰的「國」字,而懷疑他否定中共的主權,這些選舉主任用GOOGLE,可以找到更多「罪證」,基本上香港進入「以言入罪」的局面。

但他們選擇最保守,最被動的決定後,好多人,例如政黨領導都不停辯護,例如:

1:總辭後立法會照常運作
其實現在都是。正如我一開始已經講,所謂拉布已經是形式,除非他們有能力,不會被立會主席強行合併條訂案,強行剪布,否則無論大至廿三條到小至建制派私人提案,都會通過,除非每一次開會你用實際強硬手法去迫所有會議取消。

2:總辭後沒有資源抗爭
如果談資源,由民主黨到泛民再到甚麼非建制派,把持資源三十年了,他們為香港做過甚麼?抗爭過甚麼?答到嗎?香港二次殖民二十年,社會倒退,自由漸失,他們做過甚麼事,去阻止倒退?沒有。

3:總辭後沒有抗爭方法
抗爭方法是有,但泛民堅持對專制政權,以和平有底線的方式,及阻止其他方式抗爭。這兩點就是他們死都不認錯,也不願面對,為何抗爭者到中間偏獨者不信任他們,就是他們一直以這種態度去面對抗爭,就算有方法,他們都寧願說沒有,因為控制不到的抗爭他們寧願放棄。

4:總辭後要怎樣做?
這個問題,由一些泛民成員議員講出來,到底他們有沒有想過,自己的責任和職責呢?泛民的國際網絡及地區網絡,甚至他們想的話,網絡力量都是冠絕香港,根本他們沒有想過總辭這條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信心,也不願放棄既有利益。倒不如問,補選之後呢?六席全取如何?失利又如何?答到嗎?就是繼續做忠誠反對派。

5:講總辭就是鬼
講這句,完全是顯得心虛。

他們的藉口和理由,根本是一個氣球一刺即破,總辭後要如何做?根本有好多方法,問題在於「願不願意」,在外可以找美英加做遊說,泛民不是沒有遊說網絡。如果他們願意捨身取義,很多人都暫時願意放下成見去支持他們。甚至泛民全體跳出議會後,如果建制真是無恥地通過有爭議的議案,以泛民的傳媒力量,親泛民的KOL,甚至地區力量,去營造風向令民眾重新站出來,發動群眾運動,迫林鄭去達成一些協調都是可以的。問題在於個態度:「泛民將自己利益凌駕於民眾之上。」

他們的擔憂,是自我中心的表現,他們覺得沒有群眾基礎就做不了總辭,群眾基礎不是他們的工作嗎?為何是調轉來?是要民眾先付出,民眾先站出來,他們才考慮做不做,完全是一種:「民眾是為我而生」的樣子,他們沒有想過捨身成仁,他們用「理性」去掩飾,他們不會為民犧牲的一面,因為「理性」告訴他們,犧牲這六個人,等待取回六席,自己的政黨可以得到更多議席,而且這樣最沒有風險也保持利益存在。

泛民昨晚選擇了「等待補選」,總辭這條路就已經沒有,就算日後他們想總辭,大家都會質疑他們,他們放棄了一次亦可能最後一次,重新同各派各理念人士,重新建立「關係」的機會反而加強了,「泛民只為議席而生,要永續反對派身份」的形象。好像尹兆堅般,所謂的理據是一個謊言,甚至無理由指控他人是鬼,又或者有人指責他人無腦然後封鎖人,他們的表態和行為已經表明:「我們只會考慮自己的基本盤和自己利益」,而會不會冒「得罪共產黨」或「被人誤認港獨」去做一些冒險呢?由排斥青政可見,他們不會冒此風險。

所以今次,是給一些中間派或中間偏獨組織,你們要考慮清楚這班泛民也好,非建制派也好,是否一個合適合作伙伴呢?希望大家會由此事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