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的死,應該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香港社運思想捅上一刀,黃絲也應該好好思考一下。假如繼續前者的思維進行社運,只會落得和劉曉波一樣的下場。木樨地的勇武派已經沒有人提起,漸漸地被遺忘在歷史的洪流中。假如木樨地的勇武派能夠打響六四第一槍,也不知道現在的中國是什麼光景。

中國兩千年所培育的文化與民主不能融合,這是很正常的事,因為中國獨尊的儒術與民主,法治是不可共容的。因為儒教的存在就是為了維護社會特權階級的穩定,主張鎮壓革命。無論是誅殺少正卯,還是反對鑄造刑鼎。儒教一直就是反對革新的主要勢力。就連孔教學院大成小學也帶頭亂法,安排肖友懷進行面試。

在獨尊儒術的封閉環境之下,無論道教,佛教也被儒教同化,而不斷倒退。在獨尊儒術的背景下,去儒就是去中國化中最重要的一環。

日本就是一個去中國化而崛起的國家,當中主張反儒的福澤諭吉就是最著名的人。他的肖像也印在了鈔票上,可是很多中國人也不了解這個印在日元上的男人。無論是天誅,還是皇天擊殺,還是要有人去替天行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