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之時,幾張大報都報導劉曉波或者已經逝世。自從傳出劉曉波末期肝癌之後,幾次執筆,但都未能寫出滿意嘅文章。想抽水,但一直心情沉重,無論我仲自唔自認係中國人,劉曉波都係為世界付出生命嘅先賢;想鬧,其實鬧無可鬧,主事者嘅冷漠無情,主事者以強權壓倒真理,依幾年我哋已經見過無數次:但係咩都唔寫,亦對唔住自己:極權最想嘅就係依類人物係歷史消失。

我認識劉曉波,係始於八九學運。果時佢同侯德健等人係天安門絕食,被稱為「天安門廣場四君子」。當時長輩食飯,仲討論點解大學教授同知名歌手會一齊搞絕食。清場之後,劉曉波旋即被捕,一兩年後被開除教席。當時部份學運領袖已經離開中國,長輩都認為佢會最終離開,不過最後都劉曉波都係為國犠牲。

1993年佢訪問澳洲和美國接受訪問,對八九學運嘅立場變得批判,我仲記得有長輩係晚局鬧佢變左節。之後佢一次又一次被捕收監,但係刑期較短,所以尚可以進進出出,但佢仍然拒絕屈服,記得一直都有發展論述。佢批判八九學運,反而更顯得佢係真心思考,尋求民族出路。

直至寫出《08憲章》,中共終於判劉曉波十一年監,大家驚覺中共或者真係落重手。兩年後嘅諾貝爾和平奬,或者係西方社會希望幫劉曉波脫離險境,但係中共拒絕俾佢出境。當年嘅頒奬禮,台上兩張空櫈,代表劉曉波同太太劉霞 (編按:空櫈只有一張,代表劉曉波。) ,奬項就只能夠擺係空櫈上面。拒絕國民出境攞諾貝爾奬,中共並非第一個,但係除左納粹德國之外,其他國家都容許得奬者嘅親屬代領。所以劉曉波果張空櫈,只係歷史上第二次。當所謂嘅袓國同納粹德國一齊名留青史,果種失望,至今記憶猶深。

到傳出肝癌嘅消息,我喊左一晚。文天祥當年講過:「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聖人不仁,但係一生無愧,劉曉波先生已經做到喇。